知产与商法 更懂知识产权的法律顾问
专栏
顾金焰合伙人、律师
北京商顺律师事务所
作者
关注: 帖子:280
关注: 帖子:16
关注: 帖子:175
什么才是辩护的至高境界? 占领心智
6781
领域: 变革转型法律事务思维模式 2021-12-31 09:30
摘要:品牌建设中的占领心智,也可以运用在刑事辩护之中。在事实基础上,重新定义事实、重新审视法律,重新以某种符号占领心智。 辩护的至高境界就是——重新定义辩护。

摄图网_500868283_wx_辩护(企业商用).jpg

劳荣枝被判死刑。阿里王某文案却出现反转认定无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呢?

劳荣枝被判处了三个死刑,看来死刑已经是板上钉钉。即使其不服上诉,预计后续百分之九十以上可能都是驳回上诉,维持原状。最高院如果一核准,看起来可能劳荣枝的命就只有一到两个月了。

反而另一个案例——阿里强制猥亵案,却出现大反转,阿里员工王某文却侥幸脱罪。这究竟是为何呢?

其实,这背后体现的就是辩护的至高境界就是——重新定义辩护。

阿里案中,王某文的妻子也许是自发,也许是在律师的帮助下,重新界定了整个法律事实,发出了关键性的一封信在微博上。信中指出,案件中的受害人周某有主动勾引和引诱行为。这使得,强制猥亵行为失去了法律基础。从受害人周某变成了受害人王某文;从周某被猥亵变成了王某文被引诱。并且,在这样一个情色吃瓜不怕事大的案件中,作为犯罪嫌疑人的妻子,勇敢地站出来,站到前台,为自己的丈夫站台,这是何等的勇气、心力,为犯罪嫌疑人重新定义了自己的行为!

反观劳荣枝。其一,劳和当年的亡命之徒杀人绑架持枪与警方对抗的法子英已经在警察、检方、法院以及众多社会观众面前已经形成了这样的标签印像——他们就象梅超风和陈玄风一样的生死搭挡。

摄图网_501591016_wx_多人指责手势(企业商用).jpg

其二,对劳更不利的地方在于,法子英已经死去二十年,无法为她承担,无法辩驳,无法分清主犯从犯,甚至从法子英当年的犯罪笔录、律师的询问笔录里,还能找到两人共同犯罪的一些东西。所以,尽管有报道称,其家属称劳可能是受法子英性侵一直胁迫犯罪等,那也是无力回天了。

其三,占坑式辩护。其亲属委托的辩护律师进不去,辩护由法律援助律师来承担。法律援助律师的好处在于,劳荣枝不需要出费用,亲属也无成本,其不利在于,毕竟,亲属委托的其他律师就进入不了辩护团队。亲属的辩护意见就不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展示,更谈不上强有力地重视了。

对比两案,其实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启示。想要得到最好的辩护,其实就是拿出做品牌建设符号设计一样的心来做辩护。无论是对家属、本人还是律师而言,都是如此。

具体如何办?思路主要有三点。

其一,事实层,重构法律事实。

一个案件,有客观事实和法律事实。

客观事实是实际发生了什么事;法律事实是法律上如何认定、证明方法是如何证实这一事实。

正确认定的情况下,客观事实和法律事实重合。如果没有正确认定,或者没有足够证据证明的情况下,法律事实和客观事实就会发生偏移、错位或者误解。

比如,一个人出门时扭头看了一下。这是一个客观事实。如果这个人偷了东西,如果是盗窃之前发生的,那就是踩点行为;如果盗窃之后,那就是盗窃行为的一部分;如果只是被怀疑盗窃,那就是一种可疑行为。

摄图网_501480126_wx_从窗户里看的小偷(企业商用).jpg

就象疑人窃斧一样。如果一个人怀疑张三是小偷,则张三看了他一眼,他可能认为张三是有问题的看人;如果张三没有看他,他也会怀疑认为张三心虚得都不敢看他。如果张三是冤枉的,那张三就百口莫辩了。

人的心常常就象是带着有色眼镜的过滤镜片。镜片是红色的,看什么都带一点红;镜片是蓝色的,看什么都带点蓝色。要想做到象心如明镜一尘不染几乎是不可能的。真要做到,那就成了六祖坛经里“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的佛陀境界了。

所以,法律事实就是要尽可能地用证据、用法律来还原、无限地逼近客观事实。

客观事实你是改变不了的,但是依照证据,可以更加全面、更加准确的界定法律意义上的事实。

其二,法律层,重新定义辩护。

有了无限逼近客观事实的法律事实为基础,还需要在此基础上,重新审视所谓的客观事实,重新考察其法律含义、界定以及种种认定。

比如是否定性有误?是否情节轻重不同?

是主动参与还是被动参与?是自愿还是胁迫?是偶尔发生还是反复出现或长期存在?

就象阿里案中,如果是周某主动勾引、引诱王某,那么王某的定性就会发生变化,就可能不存在犯罪,所谓的强制猥亵等都失去了法律与道德的评判基石。

如果类似劳荣枝的赵红霞一案中,假如劳这一角色是被胁迫、偶发的某一事件,既有其他主犯,也有其他证据表明其是被胁迫被逼无奈行为,那定性就会截然不同。但是,如果劳是长期参与仙人跳,主动引诱受害人、主动参与或帮助杀人绑架等,那就会是现在审判这样的情形了。

摄图网_500918454_wx_犯罪(企业商用).jpg

其三,核心层,占领受众心智。

重新发现真相,重新定义法律事实,这还只是辩护一方的单方做法。最为重要的是,还需要通过家属、辩护人的努力,将重新定义的东西送达到检方、法院以及社会大众心里中去,占领受众心智,才是高级的辩护。

人们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辩护?为什么要选择你所认定的法律事实?

这种占领心智的做法,与品牌建设的原理如出一辙。

换位思考一下。决策判断就是一座山。有一位著名登山的运动员就曾经说过——为什么我喜欢登山?因为山不会过来,于是我就只好到山那里去。

这是大实话。那么,当你心中有了建设一座符号大山的想法,你就得把山建筑在人们心中,而不仅仅是建筑在自己心中。

就是要把符号建设在人们的心中,牢牢地在你的消费者心中建筑起你的符号雕塑,你的定义就成功了,即使有一天,你想让人们忘记也很困难。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到底怎么做呢?

摄图网_300269369_wx_把盒子外的想法当作商人手立方体解决问题的符号(企业商用).jpg

占领心智的三个方法。

方法之一,明确两个符号。

符号有两种。一种是显性符号,一种是隐性符号。

显性符号,就是人们眼中看到的那个词汇。品牌上比如格力、海底捞、奔驰、沃尔沃等。法律上,比如绑架、强制猥亵等罪名。

另一种是隐性符号,就是在人们心目中占据的某个词汇。它就是一个明确而深刻的印象。比如,品牌领域沃尔沃意味着“安全”;奔驰代表“名望”。一提到格力,人们就想起“好空调格力造”,格力代表“好空调”。海底捞就是“极致的餐饮服务”。据说,海底捞想了很多招数为客人提供意想不到的、让人感动而又拍案叫绝的服务。

阿里案中,王某文先是因为涉嫌强制猥亵罪,可能在大众心中有这样一些隐性符号:色狼、以权谋私的领导、价值观混乱的阿里领导等。

劳荣枝可能会有潜在的“梅超风”、美女毒蛇、蛇蝎女人等。

要破除这些隐形符号,于是王某文的妻子出马澄清事实,反转人们心中的符号。他不是那些不正经的领导,他是老实人,他是受到引诱的男人,他是妻子所长期信任的人等等。

而劳荣枝的形像,如果是在另外一些案件中,如果有足够的证据,如果不是这样长期作恶长期逃避,如果不是身负几条人命,就象重庆赵红霞一案中,也许可以是“被胁迫的女孩”、“可怜的” 、“被生活所迫的”、“被强制的”、“为情所困的”、“品学兼优的”、“年少无知的”等等标签。

摄图网_300852141_wx_社会保障法福利立法福利权利隐私法律问题的三维插图要素社会保障法(企业商用).jpg

方法之二,满足两个需求。

人们心中对产品或服务有最基本的使用需求。这点你肯定已经想到了。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是,人们的需求其实有两种,一种是使用需求,另一种是情感需求。

满足人们的使用需求,保证一定的品质是关键。当然,这种品质最低程度是要与人们心目中的期待产品品质相吻合,甚至高于人们的期待为上策。

比如小米品牌手机,抓住人们对于高性能智能手机的需求,推出了性价比高的智能手机,满足人们以超值价格用上智能手机的需求。

另外,隐性的情感需求也是重中之重。 比如苹果已经在果粉心中成为“有品味、独树一帜”的代名词,满足了人们追求创新、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品质超群的精神需求。据说任正非也喜欢用苹果三件套。许多人成为果粉,不仅仅是使用产品本身,而是认同一种创新的精神,彰显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表达一种勇于创新的精神追求。

同样地,刑事辩护中,法理之辩,也要有情感辩护。

人是情感动物,也是理性动物。作案要有动机;作恶有心理心态。劳的心态至今也是一个迷。到底是穷凶极恶还是小小女人?到底是年少无知还是残酷冷血?

为什么许多刑事案件会广受关注?其实就是人的情感需求在起作用。

摄图网_501002005_wx_记者(企业商用).jpg

方法之三,自发自生传播。

满足了人们的使用需求、情感需求就结束了吗?还是不够的。还需要能激发人们自发产生传播行为。

这种传播行为,也有两种,一种是自发进行转发、宣传、广播;另一种甚至是自动地产生新的传播内容。

有这么一个微信公号,六神磊磊读金庸,以独特视角和幽默风格,解读金庸小说中的有趣细节,借武侠人物评说时事热点、社会现象,以虚拟架空的武侠世界,在互联网的虚拟空间里,纵横捭阖,创立自媒体江湖“一人一派“,成为有影响力的原创自媒体。 

他的文章一出来,令许多读者拍案叫绝,纷纷自动转发。于是,他的读金庸文章,几乎篇篇都是10W+。转载时许多人还加上评论。

还有2020年五四青年中破圈的B站,原来是许多90后00后年轻人的二次元空间,现在越来越多的70后、80后也开始在上面,上传视频,尽情的当UP主,评论加弹幕,玩得不易乐乎。对于B站来说,用户不仅产生内容,用户还产生那么的评论、弹幕,都是不断地在为B站品牌添砖加瓦,也在为自己的视频子账号品牌增添色彩。

摄图网_500706493_wx_5G通讯(企业商用).jpg

刑事辩护案件中,媒体传播也是极为重要的。比如阿里一案中,徐昕团队帮助下,当事人王某妻子注册微博,发出长文;自媒体不断发文,极大的影响和改变了案件的走向。吃瓜群众有了剧情反转;办案机关有了新思路;亲人获得了新的情感体验,案件最后得到妥善处理。

杂七杂八的说了半天。其实就是想说,品牌建设中的占领心智,也可以运用在刑事辩护之中。

占领受众心智,需要在事实基础上,重新定义事实、重新审视法律,重新以某种符号占领心智。 

你觉得呢?欢迎留言,与大家一起讨论。

关于作者:顾金焰,知识产权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后。北京商顺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律师。美国华盛顿大学访问学者。长期致力于法律与知识产权的理论与实践工作。文章来源:公众号“顾博士说知产”,经授权转载。

1623199575856531.gif

暂无评价
您会是第一个哦~
易读性
专业性
实用性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