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英北京大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作者
关注: 帖子:603
关注: 帖子:845
关注: 帖子:271
董小英:从俄乌战争看数字化综合能力与工业软件战略价值【重磅演讲】
2358
领域: 知识管理组织学习高效工作 2022-05-24 09:30
摘要:工业软件最有价值的实际上是工业知识,这个过程中知识的管理、知识的复用、知识的转移和知识的共创都是非常重要的。

摄图网_401719937_wx_云朵上的书本(企业商用).jpg

今天我主要想讲4个问题。在我之前的研究中,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变数:中国数字企业模型与实践》一书中提出了一个数字经济发展的总体框架,这包括战略通用技术、辅助使能技术、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社会以及要达成的一个共同愿景。

参照这个模型,我把此次在俄乌战争中和数字化技术有关的一些现象进行了一下分类,因为时间关系不可能对每一个分类进行详细的介绍,但是特别需要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是工业软件的应用,在这次俄乌战争中,ICP Oracle撤出了俄罗斯,这给人们带来了一些启示。

摄图网_400830937_wx_军事战争(企业商用).jpg

一、俄乌战争对工业软件战略价值,和数字化能力的启示

首席数字官的关键作用。从俄乌战争中,我们已经看到乌克兰第一副总理兼数字化转型部长费多罗夫发挥的关键作用,他实际上扮演的国家首席数字官的角色,他对数字化技术战略价值的认知和实践能力对利用数字化技术在俄乌战争中精准定位、打击俄罗斯部队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费多罗夫2019年出任乌克兰政府的数字转型化部部长时就提出了“智能手机国家”项目,他希望从2024年起,乌克兰的政府公共服务100%都是由在线提供服务,且其中20%的服务实现完全自动化和无人化。

当初他也只是希望将这些APP方便民众用于日常生活,但是在战争中,乌克兰的民众可以在他所在的位置,将拍到的图片上传到特定APP上,APP后台技术人员根据动态化碎片拼接搜集到战争中的一些信息,形成一个战争的数字拼图,民众基于手机上的APP就成为一个分布式的个人移动化情报收集体系,助力乌克兰军方实现精准定位打击。

我们基于在《变数:中国数字企业模型与实践》中提出的数字经济综合框架,分析俄乌战争中的数字化综合能力要素,可以发现现代战争模式已经被数字化

摄图网_401695707_wx_数据化办公(企业商用).jpg

在数字基础设施领域,通信基础设施已经成为竞争的制高点和战争安全的关键,在此基础上对全面系统实时动态的数据链控制与安全至关重要。

在数字产业方面,无论是互联网服务的中断、网络攻击、工业软件企业的撤出、人工智能技术(特别是人脸识别技术)的使用,都可以看到很多数字技术被武器化。特别是费多罗夫@埃隆-马斯克调用星链服务,@SAP和Oracle公司撤出俄罗斯,可以看到数字技术介入战略的国际化趋势。

在产业数字化领域,从常规战争武器中也可以看到网络化、数字化的应用,移动化、物联网、数字化所赋能的作战单元与传统军事装备紧密结合,才能在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在国际与社会系统领域,数字化更被用来作为舆论工具和心理战的主要途径,平台已经成为传播信息、扩散情绪的主战场。

数字化综合能力。俄乌战争引发的思考与观察会对未来国际竞争产生重要影响,信息优势所带来的战略优势和军事优势已经显而易见。从战争中我们所获得观察是数字化能力一定是综合系统,在军事领域所提出了全方位自动化指挥作战系统(即C4ISR)对企业是很有启发和借鉴意义的。

微信图片_20220523152319.png
△图1 俄乌战争中工业软件及数字化能力框架  图片来源:“老不董课堂”

数字化能力构建。在我们之前的研究中,根据CPS(Cyber-Physical Systems)的5层技术架构,提出了一个能力的逻辑架构。我们可以看到数字化技术只有在网络和认知层面形成高度的集成与内在协同之后,才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新冠疫情期间的健康码、行程码及人口流调控制,正在发生的俄乌战争都是对数字经济和企业数字化能力的一个最好的阐释。在俄乌战争中,一些公司从俄罗斯撤出了工业软件,这件事情使得我们对工业软件的战略价值给予更高度的重视。

微信图片_20220523152458.png
△ 图2 数字化产业关键领域全球企业  图片来源:“老不董课堂”

图2展现的是数字产业化全球企业的分布情况,数据来源是一家家德国机构,它长期以来对数字化技术的全球分布进行动态的跟踪,是很有影响力的。画红圈的这个部分表明是有中国企业的参与。在这个版图中,这是硬件,这是人工智能技术,这是云技术。

目前在其他领域已有中国企业的名单在列,但在工业软件领域,工业软件包括生产软件及应用开发软件和系统基础设施软件方面,还没有一家中国企业入盟,这说明工业软件的确是中国企业的一个非常欠缺的短板。

摄图网_400693269_wx_工业科技(企业商用).jpg

二、工业软件的分类体系及其框架

工业软件大体上分为嵌入式软件和非嵌入式软件。

嵌入式软件是嵌入在控制器、通信、传感装置之中采集、控制、通信等软件;非嵌入式软件是装在通用计算机或者工业控制计算机之中的设计、编程、工艺、监控等软件,这需要具有很强的工业专业化知识,因此它的技术门槛很高。

工业软件和软硬件与整个生态深入嵌套、系统集成,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形成上游、中游和下游的一个系统化体系。这是不可能由几个创业人或靠某一两家企业的力量在短时间内就能构建的一个系统,况且一旦用户使用这个系统后,用户的转换成本也非常高。还有一些工业软件,由于高度专业化,细分市场,市场容量是有限的,这就导致一些资本、人才不愿意进入这个领域。

对于工业软件的投入产出比来说,它是很有战略价值,但是短时期内很难在资本层面获得收益。再加上工业软件在数字化产业中是属于知识密度最高,需要完整的工业知识、经验积累,需要时间的磨合,需要在工业实践中不断地迭代,所以它的强度和难度都很高。

目前中国企业在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上工业技术领先的企业已经形成了品牌效应。图中列举了在工业软件行业里中国已有一批国际公司的代表和国内企业的代表,从图中也可以看到中国的企业要想能够在这个领域获得:行业经验、技术、客户资源、人力资源、销售和服务网络。这五个壁垒,并且要突破这五个壁垒,是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这是很困难的。

工业软件是以数学为基础,贯穿了物理、化学、力学、材料科学等诸多领域的交叉学科,其知识密集度高、投资时间长,但是一旦锁定使用价值的持续时间也非常长。它像是一个企业的数字神经网络,是一个大脑部门,所以它是具有极其至关重要的战略作用。

摄图网_400105656_wx_人工智能科技背景(企业商用).jpg

三、工业软件来源调研初步发现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此次的调研主要是了解目前中国企业都在使用哪些工业软件及软件来源的情况。

在本次调研中,我们对问卷的设计主要参考了两个重要文献。1.GB/36475-2018软件产品分类,即国家标准对软件产品的分类。2.我列举的书目(郭朝先,苗雨霏、许婷婷,全球工业软件生态与中国工业软件产业竞争力评估,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2年第3期)当中所提出软件的几种主导性类型:研发设计软件、工业控制软件,嵌入式软件和业务管理软件。我们的调研工作都是基于这样一个框架来进行的。

在将两个重要文献进行综合的基础上,我们的调研涉及到四个板块

  • 互联网,特别是工业互联网有关的一些软件和服务。

  • 企业数据的存储及与硬件关联的网络安全的一些软件和硬件。

  • 企业设计生产、控制、研发及与业务管理关联的软件。

  • 企业基于大数据新一代数字技术所应用的软件。


我们这次调研的样本量并不是很大,有60多家企业,作为此次的一个探索性的研究。但是从我们选择的这60多家企业的分布来看,还是有一定的代表性的。这些企业的年龄一般都在11年~50年;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广东、山东、江苏;企业的规模、资产以及员工人数,选择以中型企业为主要调研对象;涉及制造业及信息服务业的企业比较多;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各占有一定比例;调研的对象主要是首席信息官CIO及IT部门的专业化人士80%以上都具有本科、硕士或博士学位,受访者的年龄、性别具有代表性,因此有非常高得可信度。

摄图网_500585423_wx_商务科技感金融经济素材海报背景(企业商用).jpg

我们把调研工作分四个方面。

1、软件的采购

中国企业采购国外软件比较集中的领域都是在大脑密集型的,采购的主要有工业设计软件、产品设计软件和仿真分析软件。

中国的很多企业在工业设计、产品设计和仿真分析方面是有很高创造价值及很高附加值的,并且能影响后续的整个产品生产的大脑型的部门,所以在这个环节中国企业采购国外这方面软件占比是比较高的。

在调研中我们发现中国企业在采购了国外厂商的数据库技术、数据存储和数据分析及商务智能软件后,如何能从这些软件中去发现其价值,如何让这些软件来赋能,这是数字化产业中价值链中最高的领域。

2、自主研发领域

从我们的调研来看,目前中国企业自主研发软件比较强的是在生产运营管理方面。产品管理软件,研发管理软件和行业解决方案,特别是在行业解决方案方面,由于中国行业的独特性,中国很多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是走在前面,但却很难拿出现成的方案。所以在这些领域里可以看到中国企业自主开发的工业软件以及国内厂商的工业软件比例是占一个主导性的地位。

在国外采购和自主研发并重领域,中国企业的机遇和挑战是并存的。在这些领域中,工业中间件、工业控制软件以及嵌入式软件中自主研发与国外采购比例基本上趋同,在这些领域也许是中国企业的一个突破口。

摄图网_500670778_wx_打破(企业商用).jpg

3、互联网应用服务

互联网的数据来源,互联网的接入和相关服务以及在工业互联网平台和工业互联网APP方面,中国企业自主研发软件的比例也开始在增加,但是从调研中发现被调研企业中约有20%的企业既不使用工业互联网平台,也不使用工业互联网的应用APP,说明这些企业的数字化还是在一个初期阶段,还没进入到平台阶段,既没有自建平台,使用其他的平台也还是有限,所以这个是特别应该引起关注的一个领域

目前中国已涌现出一大批以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为代表的云计算企业;以华为、海尔智家、海康威视等为代表的物联网企业;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呈现高速增长态势也令人感到欣喜;在区块链技术使用方面,中国企业还有1/3企业没有涉足区块链的技术。

图3是中国企业工业软件来源的一个全景图。从图3中可以看到那些被调研的企业中,采购国内厂商的工业软件主体占比是比较高的,但是在一些关键性的领域,特别是知识密集度极其高的领域,中国企业对国外厂商的工业软件还是有较多的依赖。目前也可以看到中国厂商自主开发的工业软件,在有些领域也已经有了很好的一个态势,这是应该进一步推进和加强的。

微信图片_20220523152850.png
△ 图3 样本企业工业软件来源分布  图片来源:“老不董课堂”

四、工业软件发展的一些对策建议

目前国内已经出现了一批有一定影响力和代表性的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成长的速度也是比较快的,但是工业软件的开发,是一件难度比较大的事情。

所以从全社会,无论是政府、软件企业、应用企业、高校、资本包括人才方面,都应该坚信工业软件的开发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具有长期的战略价值。

所以要坚持长期投入研发,但是中国企业要想能够在这个领域有所突破,还需要做一些机制的创新联合开发,这既包括软件企业的联合,软件和用户的沟通,软件企业与创造知识的机构-科研高校的联合和协同,才有可能能够获得较大的发展。

微信图片_20220523153009.png
△ 图4 工业软件发展的机制创新与社会协同  图片来源:“老不董课堂”

从资本支持的角度来说,对工业软件领域的投入更需要有战略眼光和战略资本,开发周期长,前期投入大,这是一项回报延迟的事业,但确实是不可须臾或缺的事业。

工业软件的开发涵盖了工业实践与经验,工业知识与技术,因此需要一批具有一定工业知识和生产经验的员工及具有工业专业知识的技术人员、数字化技术人员联合协同,并且还需要用户的早期参与,避免闭门造駒,实现价值共创。如何在跨越组织的层面,组建工业软件发展的社会群体,利用已有资源,实现价值共创,这特别需要政府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工业软件最有价值的实际上是工业知识,这个过程中知识的管理、知识的复用、知识的转移和知识的共创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能够非常好的去管理集成共享工业知识和技术知识,形成混合编队形成价值共创体系,也会促进工业软件的发展。

关于作者:董小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信息经济协会副理事长,知识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文章来源:公众号“老不董课堂”。

暂无评价
您会是第一个哦~
易读性
专业性
实用性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