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匠心 行者匠心栏目访谈人宫元年,带你感受不同的人生哲学
专栏
宫元年天使投资人
行者互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作者
关注: 帖子:24
行者匠心:对话张肇达——用生命去创作艺术
领域: 人文艺术 2017-01-21 16:30
摘要:张肇达,现任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主席、亚洲时尚联合会中国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国际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兼职教授。他是当今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时装设计师之一,在市场与优雅之间创造了完美平衡,同时也是享誉盛名的画家,今天,行者匠心带您走进张肇达的世界。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做时间的朋友,欢迎来到行者匠心,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张肇达老师。看到您的简历,我就很震惊。您其实有很多的头衔,比如说画家、时尚艺术家、教授、服装设计师......您觉得目前来讲对您来说目前最重要的称呼是什么呢?我后面会以您希望的方式来称呼您。”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都可以,因为称呼只是大家交流的一种方式。”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就您目前的职业生涯,您觉得有偏重吗?比如,画家更重要还是时装设计师更重要?”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30年来,服装设计师就是我的职业,我的工作,绘画是我的爱好,包括武术也是我的兴趣。所以,根据自己内心涌动的力量和需求去平复它们之间的关系。因为我很小就开始学画画了,8岁,我懂事的时候就学书法,还跟着爷爷学武术,读各种各样的古书,就这样在传统文化的浸透下,跟着几个老人家长大。后来我就做了服装设计,也是老师的教导,给我传授了服装设计方面的很多技术和经验,于是就做了这一行。之后又比较出名,服装设计变成大家比较关注的,绘画、书法、武术也一直都伴随着我。”

QQ20170121-092052.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您是不是在世家长大的?”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我不懂世家的逻辑是哪方面的,但是我爷爷一直就练武,他是一个练到了很高境界的人。我很小的时候,还有一个重要的老师就是一个著名画家的门生。他们因为某种原因在乡下隐居着,我就是在他们身边长大的。我们家是一个大家族,我妈妈那边是一个大家族,我爸爸那边也是一个大家族。”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从您刚才介绍的成长经历中,我能感受到您有一个独特的成长环境,从小身边就有那么多的老师了。我看了很多人物传记,我发现一个人成功的路径去看一看他/她小时候去的成长路径,这非常有效。我同时也在想,除了这些外在的成长因素,他们的内在会有什么共性吗?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您能给我讲一个您小时候特别有印象的事情吗?”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我爷爷以前经常教导我,我们对世界要宽容一点。因为世界上什么都有,所以你要对自己放松一点。我碰到什么事情,都会想起我爷爷的话。从我爷爷那我学到了宽容地对待这个世界,第二个是我小时候学书法老师,他认为书法应该遵循内心反应和感受来模仿,来写实,这个也对我帮助很大。后来学色彩和油画的时候,老师给我的教导也很重要,他说色彩非常丰富,我们不能停留在单纯的一个色调上面,我们要寻找更丰富的色彩。因为在光影之下产生了很多的色彩,我们要追求色彩的很多可能性。这个对我影响很大。我学服装设计的时候,我的老师又告诉我,你一定要有横溢的才华。”

1114044649_14216379766831n.jpe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什么叫横溢的才华?”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就是很多种才华。第二,你还要有源源不止的创意,为什么呢?因为人们对你的期待会高过你自我的提升。你没有这些东西,就没有办法给人们分享你新的东西了。而且你要画的东西可能在人们心目中还没有被发现呢,所以你要不断去找到它。这个对我影响也很大。我的思想追随着很多智者、长者和老师们的教导,一步一步往前走。

我有很多经历,它要找到一种解释,那就需要很多有经验的人跟你分享。后来就成名了,一下子就很出名,很多地方都介绍你,都包容你,一下子不知道一个人成功后要怎么过了。我也尝试过很多想像中的生活,但很多都不是我内心所喜欢的,那种享受物质生活带来的欢心与愉悦,内心感觉不是我过的日子,后来就放弃了。

我也曾经想过在山野里过隐居的生活,我尝试了发现也不适合我。后来我想我自己应该过的生活,内心的感受是很重要的,于是是现在的生活状态。故事很多,体验很多,最重要的是内心的想法。

我对我伯父是非常尊敬的,小时候跟他学水彩画,我伯父是一个老师,也是一个小学的校长,中学校长和教育部门的一个领导,我从小就非常崇拜他,后来我发现他的很多想法随着时间的改变而变化了。我开始思考一个人的信仰可能也很重要,那时我也看过一篇文章,文章说很多科学家都不相信上帝造了人,但他们都相信天主教。这句话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觉得人可能需要一种宗教,需要一种帮助你在无助的环境下度过的一种方式,一种启迪。

于是05年我就开始思考宗教。原来我也有宗教信仰,就是随着父母和爷爷、奶奶去参与的一种宗教形式。但对宗教的深入理解和生命启迪的方面体验没有很深刻。到了05年,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拜访了很多著名的长者和著名的老人,还有很多大艺术家,宗教领袖和高僧大德,各种各样的。那一年我至少拜访了有80多位吧,我想通过亲近他们来思考自己的人生。再得出的整个结论之后我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想法”,一个人最重要的或最富有的,可能是实现童年的愿望。”

QQ20170121-094024_meitu_1.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实现童年的愿望?”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对,最成功的灵魂就是实现童年的愿望。基本上,很多人都很难实现童年的理想和愿望。”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因为可能愿望会丢了吧?”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这是因为你不可能实现。”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我觉得如果你问很多孩子,他的愿望也很快会变。”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有丢弃、有修正、或者找到了新的愿望。但对于一个人生命来说如果能实现自己童年的愿望的话,他肯定是一个很幸福,很幸运的生命。后来我就想,我未来工作的重点就是去实现做一个画家梦想。所以我现在所做的,就是要努力去实现我童年的愿望。”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我知道您礼佛,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开始禅修的呢?”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原来我认为人生的追求就是美食,所以有一段时间天天吃鲍鱼、海参、鱼翅这些美食,那个时候我把自己吃到很胖,下巴都有三个,吃了一段时间,身体不行了。去医院看完,指标很不好。于是医生给开了很多药。有一次跟着一个禅师修行,禅师说,“您的脸色这么黑,不要在吃药了,这样下去身体不行,你和我到山上住一段时间吧。”

就这样,我随禅师友人上了山,一住就是21天,天天白粥,慢慢吃药少了,每天打坐、练气,然后肉也慢慢少下来,首先不吃红肉,然后不吃白肉,后来基本素食。原本对美食都无法抗拒的,我现在对食物已经引不起很大兴趣了。基本一天只吃一顿饭。后来慢慢我就不吃药了。我禅修的初衷当时就是因为要调理我的身体。”

摄图网-日落时分的山顶.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您刚才说的您在05年一年的时间拜访了80多位智者,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有机会接触到那么多智者,所以我们这个栏目就是来筛选,用访谈的方式传播给大家,人们会从不同的侧面来了解那种多元的成功。当然每个人都有选择权,我们觉得对知识、经验和智慧的疏理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它们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听到、看到,得到启发。您刚才讲到的那种生命状态是什么样的?能描述一下吗?”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在山上住山的时候,感觉自己特别清明,身体也很愉悦和睿智,感觉灵魂很高尚,身体产生一种很神奇的愉悦,那种生活状态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但下山之后,就会感觉没有办法回到那种状态。”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是身体没法回到那种状态?”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是身心灵都没有办法回到那种状态。感觉世俗的纷扰,还有很多,甚至对自己的信仰也会产生很多的迷惑和疑问。而且对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都不如在山上时那样清澈,那么坚定。看到周边很多人,感觉他们也很成功啊,我会想他们的生活是不是比我进步啊?那我是不是堕落了?我是不是在逃避现实问题啊?我的人生已经边缘化了?很多问题,很多疑惑。工作中有很多问题要处理,工作量也很大,很多社会的工作、应酬、还有设计的工作,展览的问题......很多很多的问题,于是会有疑问,这个事情到底应该做还是不应该做?还有,做会怎么样?有很多合作,他们会给你开出很多不可抗拒的条件,让你觉得,这很好啊。”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让你不断去做选择。”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是,这些条件也扣动了你的欲望,可以说是对你自己物质生活的一种新的向往。还有很多,这种纷扰不断,打个坐后,发现这些事情也不是很重要。明天接一个电话,又会感觉这个事情很重要。在这个事情上还没有找到一种解决方法,但是工作有时候是有很多期待的,期待与现实有时候往往会有很大的距离,那时候想象中的自我和现实中的自我都非常纠结。”

摄图网-雕刻的宗教工艺品.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就是互相间在不断地在打仗。”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而且打的特别荒唐恶劣。现实中我也成功,但现在我们会看到很多人都很成功啊。后来我想了想感觉他们的成功也没什么。第一、每一个生命不一样,对生命的理解不一样,对生命的本质也不一样,我怎么可以重复他呢?所以我发现这个想法不对。第二,其实生命想度过,这个事情也不重要,就这样我度过了很多年。”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在生活中每天会面临选择和诱惑,您每天通过打坐来回到自我,但是也是不断重复您刚才所说的轮回的状态。”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其实我打坐修行的开启都是和我的身体有关的,最初主要是要调理身体。”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我们聊一聊人生的低谷吧,您有没有经历过人生的低谷?”

张肇达副本.png 
肇达:
“有,低谷就很多了,其实心里是很重要的,心里不好,身体状态不好,创作的东西肯定也不好。作品不好的时候,人家就不喜欢你了嘛,不喜欢伴随的就是你的事业也不好,92年,很多人都说我江郎才尽,彻底的不行了。

那段时间主要是因为悲伤的原因,因为我从小都是在一些长者、智者,一些老人家的呵护、帮助、启迪之下长大的,其实我的智慧能力,包括世界观,对创作的手段都是传承了他们。但是到了92年,几个重要的老师就在那一年走了,他们走了之后,带给我非常大的悲伤,我爷爷、我小时候的绘画老师、带我在美国做设计的老师都走了,我一下子感觉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以前很多东西基本上都不用去想,很幸福、平安而且懵懂,后来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知道该问谁。

突然间我的生命承载不了这么多事情出现,我没想过,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走了,那时侯影响了我整个人。那时候创作也是应付,所以创作也不行了,也没有人买。我参加巴黎博览会恶评如潮,原来都觉得神与我同在,因为每年都有你的设计,有人买你的衣服,有很多的赞赏,让你产生很多信任,包括财富包括荣耀,后来没了。而且世俗也很犀利的,他们开始批判你,什么东西不好,什么什么都不好了,事实上自己越想做,越做不好。那时我还不明白主要是心情的问题,这个灵魂那个时间受伤了,创新、创作的门关闭了。”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还以为是自己不够努力。”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那时的苦痛、彷徨、焦着,很难给大家分享。你可以想象有多悲伤,有多无助,但是也没有办法。我也请教过很多老人,他们说你自己要走出来啊,这个要靠你自己了,谁也帮不了你。我自己也想走啊,但是也不行,怎么走也走不出来。那个时候我也练过气功,修过很多很多法门,因为想走出来。那时对生命出现了一种很深的恐惧,一下全没了,而且连续好多个对自己生命很重要的人离你而去了。整个人在崩溃的边缘徘徊,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现实又非常不一样,以前在鲜花和赞扬声中,突然间没有了,咒骂、怨恨都很多。不理解自己、不理解世界、也不理解人甚至不理解生命,好像到了黑暗中,你真不知道该怎么样。我现在修禅宗,我现在可以理解了为什么,但当时,我真的不理解。”

摄图网-公园里的秋千.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那是如何走出来的呢?”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不走也要走啊,时间和生命中某种灵性的东西在帮助着你。”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修复它。”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慢慢走出来,在走出来的时候,我解决了一个问题。在95-96年的时候,我对生命有了新的认识,当我第一次对生命有认识的那一刹那,我就想,他们走了去哪里呢?我不知道;,于是,我想我怎么来的?因为我不知道去哪里,但我知道怎么来的。当我想到怎么来的那一刹那,突然间对生命有一个新的认识,就是我从父亲那里跑到我妈那里的时候,同我一起跑的很多接近一亿多个,但那时第一个成功的是我。一亿多个像我一样的,在那一刹那,死了。这个惨烈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自然战争没法比的。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了。

通过成功超越和奇妙的裂变组合从妈妈那出来,出来以后受父母的养育和教育,你看生命太神奇了。你就发现这些事情都不重要了,既然这么神圣地出生了,很多东西都不用太在乎了,其实是我们把这些东西看得太重了。在那一霎那,你感觉到很多想法都不重要了。痛苦也好,他人的不理解也好,我也希望通过忏悔,致歉来补过,但那个时候都发生了。我能做的是能够在新的旅途上找到一种办法,我首先要解决我的问题,让我能够创作更好的作品,所以那个时候就我不想这些事情了。”

QQ20170121-094024_meitu_2.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放下。”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找一个安静的水边或湖边,在山里呆着,希望能够平复自己的心,创作出好的东西。我的作品大家慢慢又开始喜欢了。开始喜欢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因为我的东西太像我老师了,像我老师会带给我很多悲伤的回忆,我想躲过这悲伤的回忆,所以我要寻找新的东西。其实我那时候没想过寻找东方的风格的,我只想要躲过这些东西,后来我也做到了,做到之后,我就慢慢有种新的认识,发现我们东方的东西其实挺伟大的。

西方的艺术,主要是完成了尼罗河的文明,古希腊巴比伦的人文科学的逻辑,它追求的东西要有边界,  终极的感觉,它追求的人与自然抗争的感觉;东方的哲学追求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天人合一。它精神层面的东西没有边界,我发现了这是两个,我就从中寻找精神层面的,后来我通过我们民族的东西,黄河流域的新的文化和文明,开始了我后来的旅途。但是这又出现新的矛盾了,就是这边也不到岸,那边也不想回去,这样就徘徊了。因为新的东西没法找到,转化不了......

那就又出现不成熟了,到了99年,在云南世博会期间,我在那里看到了中国56个民族在博物馆珍藏的展品,我在那里停留了4天,这就是我非常重要的人生旅途。在那里找到了我们民族的东西,那些看到的展品,触动了我灵魂的深处,那时侯有很多重要的记忆,就开启了,好像打通了的感觉。”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我能理解成为在世博会期间,您看到的那些56个民族不同的文化元素,跟您自己内心的感悟和原来的记忆打通了,产生了新的灵感,是这样吗?”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可能是这样说,在博物馆里珍藏的东西的元素和它的历史记忆,勾起了我的很多记忆。突然间在那一刹那,我唤醒了我的很多记忆。为什么我不想彻底去做西方逻辑和艺术的感觉,那也是我内心里涌动的某种东西被激发出来了。但是有些激发是碎片激发,到那个时候就彻底激发了。后来我把西方的很多东西变成了我的手段和工具,去用现代文明的语言......传达了我大脑里远古的很多事情。

后来我的文章、我的创作和作品......原来我练武术我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怕别人觉得荒唐。我偷偷地在武馆里练武,也打过擂台,都是挺奇妙的旅途。很多时候你看很多东西,在那时感觉一点关联都没有,但现在来看有很大的关联。武术也好、西方学艺术也好、服装设计也好……都有关联的,而且现在看这种关联非常神奇,就好像上苍安排了你很多旅途,最后需要你把它联接起来变成新的东西,现在看都很神奇的。”

121bf673643g213_meitu_2.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对于您走过这么多历程之后,您现在如何看待生命呢?包括您如何看待生死呢?”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坦白说我现在是不想这个问题的。因为我想好好度过每一天,把生命的维度增强一点。善待所有的事情。因为很不容易来趟人间,因为我修禅宗,所以我相信轮回。后来我发现我来一趟人间也不容易。经过很多,来这里要很多深刻的反省,要无限地忏悔,而且因为希望善待周边的很多东西,包括看到生命,看不到的生命,我们这个空间的或者空间以外的,比如时间,还有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很多东西,我都期望能够善待它。这些都处理好。很多东西其实你在乎的也不一定很重要的。”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您能说一下您每天是怎么度过的吗?”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我基本上醒是6:30,哪怕我6点睡也6:30醒。我每天睡觉的时间不是很多,起来后我会打个坐,大概45分钟,打完坐后洗漱,然后开始喝杯茶或盐水,然后出门,拜佛、做功课、拜完佛之后,我看看网络信息,就这样的。我不吃早餐,中午饭也不吃,吃一点晚餐。我原来是吃中午餐,后来我发现半夜还是不行。

因为我每天大概凌晨3点钟睡觉,所以我后来就改了,每天吃个简单的晚餐。现在基本上我吃全素。基本上所有的会友、洽谈、采访等都安排在下午。我起来之后看完东西,每天都写一篇书法,或者画一张水墨画,基本上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有时候创作时,如果中午没有采访或者应酬什么的,我都是到画室里去画画。有时候去工作室里去设计衣服。我设计衣服时会选金木水火土里金那一天,因为衣服属于木,用金来破掉。因为我多年的经验我感觉到用金那天设计衣服都很好,所以我基本上很珍惜金那一天。对我来说一周有两天是金来做衣服。我也非常珍惜有水那一天,我基本上去绘画。”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从微信上看,我怎么感觉您每天都在绘画、写书法啊!”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写书法是我需要一种状态,因为在那种状态里面我感觉自己会去到某一个时空,因为书法非常神圣,它会让你回忆到很多很多记忆中。你不知道每一张书法的高度去了哪里,你永远不知道去了哪里。需要通过书法,让你的身口意突然间迎接在那个地方,主要几个下笔你突然间有穿越时空的感觉,回到一个维度上面。

所以写书法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写的,书法对我来说是一种工具,我需要一种手段回到某个状态上面。比打坐还特殊的状态。我们现在不能公开讨论人生体会、生命体验,但是在那一刹那,我突然感觉特别奇妙。后来我写书法真的不是为了名、为了利,那个东西实际上没什么意思,就是在写书法那一刹那你会回到某种状态上面。这种状态是非常神奇的。会有很多回忆,包括我写古诗词,在那个状态里很容易写出,有时在山上住着也可以写。”

121bf673643g213_meitu_2.pn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它们自然跑出来?”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是的,很奇怪的旅途。有水那天为什么我喜欢画画,我发现有水那天画画画的特别好。不是一般地好。”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您很精通五行啊!”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不是,是我长时间积累出来的。非常有效。我会告诉你在金那天做衣服,如果你在土那天做衣服,衣服可能就被做砸了。后来我发现为什么同样一个我今天做衣服好第二天又把衣服做坏了呢?为什么我在某一天怎么也做不出来呢?我发现它是有规律的。所以我把生命放在某一个非常奇妙的空间里面,我在理解这可能就是用生命来创作的一个重要办法,我喜欢这种感觉。处理问题最好是在有火那一天。生命在时间的过程中慢慢对自己的理解,所以我认为,无论怎么样,理解自己比理解一切都重要。”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您觉得他们的成长路径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我自己感觉要多一点去学习,多一点旅行,感受更广阔的世界,垒更深的基石。要有一个信仰,如果没有信仰也要有善良的心,要多亲近有智慧获得了尊重的长者,因为他/她用生命告诉你这样的活法才比较成功,还有,要把自己打开,不是狭隘地追求自我的感觉,接受世界先进的或者是好的文明,这是我的经历对年轻人的建议。

我对孩子可能和别的父母不一样,因为我对我太太说首先我们没有征求孩子的同意把她带到人世间。经过投胎的博弈,我们看到的今天的孩子是在博弈中的幸存者,成功者,所以我们现在要好好地爱护他们,尽我们的能力来帮助他们。但是我们要听听他们自己想干什么,我们不能够把我们自己没有实现的愿望和理想交给孩子,让孩子实现我们的理想和愿望,我认为这是对孩子的不尊重,更对不起孩子。这是我对孩子的看法。所以我的两个孩子一个读哲学,一个学自由绘画。年轻人一定要多一点旅行。”

摄图网-登山运动员剪影.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没有钱怎么办?”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那也要去旅行,旅行不一定要有钱。贫穷的旅行也很高尚啊。我自己的旅行也是这样的,比如说我预算去旅行可能需要2万元,我喜欢带1万元就去了,我认为旅行不能富有,富有的旅行对灵魂没有帮助。你不富有的时候,你要认识很多人,要用到很多交通工具,你会认识很多朋友。如果你很富有的旅行,那叫消遣,旅行的意义就可能没有了。我现在每年经常旅行。

旅行对年轻人很重要,旅行不能讲究富有,有很多地方坐火车去也行。第二,要亲近很多有智慧的长者,因为他/她会把他的经验告诉你,而且年轻人我认为也要谦卑一点,谦卑一点会得到更多人的帮助。年轻人需要探索很多,多听自己内心的感觉。我的老师教我的,当做重要的决定时,要用三个星期来做,对每一个决定想一个星期然后停一下,三个星期如果有两个是对的,你就去做,那是你内心想做的。但是三个星期有两个星期告诉你不想做,你就不用做了,因为那是你内心不想做的。这是受别人的诱惑才去做的。

因为每个生命都有独一无二的能力,上天的某个作品在你身上,多理解自己很重要,不用看别人,别人只不过是给你一种方向,给你一种启迪,或者打个草稿给你看看,每个人还是自己的感觉很重要。这就是我自己走过多经历。”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那每个人是不是也要了解自己的天份,自己的兴趣。”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对,了解自己很重要。比如你没有画画的天赋,你一定要去画画,那肯定不行嘛,色彩不行,你可以画线条。”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但是也有些人会说,我不知道自己的兴趣了,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擅长,因为我们一条线的教育把大家很多东西都流失掉了。”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不知道的原因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或不想去理解自己。他/她不想面对自己,其实你想想今天我们俩坐在这里,我们走过的路,感觉很成功,其实这都是我们很多理想追求破灭的结果。我们如果以其他的方式成功了,都不是今天这个样。”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对,那是另外一个结果。”

摄图网-看海.jpg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对,是你无数的理想追求破灭之后的结果。所以有时候你想想,你希望的样子就是你成功的表现。在这条线上不断赋予希望。比如说我今天做一个东西,我希望但做不到,你想想30年前,我从中国南方珠江口农村的一个孩子能够走到今天,就是我希望的,就是在这条线成功的标志。

在这里成功了,就是满足希望了,但这里有很多很多过程,其实很多事情你发现不是很重要的,有时候你自己都不想回忆它。所以,年轻人我感觉有疑惑时要多和长者、智者亲近,而且看书也要多看一点你喜欢的人的访谈录。不用看他们成功的传记,因为我原来崇拜很多人,我看他们很多的传记,从80年代时我看人家写我的传记的时候,我突然间在那一刹那我清醒了,为什么清醒呢?他说我这样这样这样成功的,其实我不是这样成功的。”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那不是真正的你。”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他不理解我怎么成功而写了我的成功,这是他的创作,有他个人的倾向性,同我没有什么关系,后来我想我以前读了很多人成功,我以为他是这样成功的,其实这不是成功的人在写他怎么成功的,它有倾向性。所以我从80年代末到现在我从来不看传记,而喜欢看访谈录。因为像今天,是我本人在这里说的。因为它把我在那一刹那的感觉说了。”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自己写的传记也是值得看的。是吧?”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但是,基本上一个人很少自己写传记吧?”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也会有一些自传,比如说荣格自传。”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荣格自传是比较特殊的,他用自传的方式把自己的生命体验告诉给大家。”

摄图网-简洁的艺术风格.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对,那些是作者自己写自己一生中遇到的人和事,这些书都是可以读的。您很年轻时就成功了,您现在还在不断延续着成功,不断打破自己,看您的履历基本上每一年都会有新的东西出现,新的作品,新的展览......然后刚才听到您内心的这种认识,您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自己已经摆脱了对于成功的饥渴了?”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成功,我感觉就是要看谁看成功,你站在什么位置看成功。你对成功的理解是什么,这很重要。看看我自己走过的旅程,有时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我感觉有时候自己很荒唐的。有时候忙一年,在简历里还写不上一句话,有时候回头看很多简历,把他删了,感觉很不好意思。但是有一点对我来说很肯定,就是在6年前,我把我的女儿接到北京,读书读了三年,在这三年里,我照顾我的孩子,照顾她,做饭给她吃,照顾她的生活,在那个时候我感觉我很成功。

第一,我做了一个父亲能做的,而且甚至超越了父亲应做的,后来从这一点我认为任何一个父母养育孩子的时候,是他/她生命中最成功的。这个是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的。有很多时候的很多成功,它不一定是真实的,现在我们谈论的很多成功,可能感觉系数未定,每个时间不一样,你看当年,小时候我认为当兵是非常成功的,在我们村里面一个人能够当兵,非常成功了,我们带着崇敬的心情到村口送他。后来变成了读大学很成功,后来又变成了出国很成功。你看在人生旅途中每一段对成功的定义都不一样。现在说有钱很成功,可能过一段时间会变成文化人很成功,科学家很成功,每个社会有很多倾向性或者鼓动性,对于成功我们把它看成是事实落定。其实这个事情不重要,因为每个生命是独一无二的,你想想自己,追求你自己认可的成功,在自己身心非常舒服的状态下追求你追求的事情,度过每一刻每一时。我认为是很成功的。”

摄图网-训练中的男子.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关于勤奋,您怎么理解勤奋和好习惯?”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我们从小就认为勤奋很重要,我不反对勤奋,因为勤奋对一个绘画的艺术家来说,勤奋是让你能够保持你的大脑能够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手的表现,能够充分变成在系统功能上的有效运作。勤奋对于创作出好的作品,可能不能。这是两个不同层面。但是勤奋也是很重要的,但是为了逃避恐惧也是一种勤奋,拿勤奋来解决恐惧。要注意勤奋的动机,也是不一样的。”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如何去识别?很多很难识别。”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我认为很多行动都要了解它行动的动机是什么,比盲目地追求一个行为更重要。“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做事情先看看动机是什么?“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勤奋比不勤奋更好,但是如果带着使用勤奋来解决自己的彷徨和恐惧的话,勤奋可能也不一定会有好结果。"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就像您说的,有时候自己很压抑不开心的时候,出不来好的作品,虽然每天都在画画,可能也画不出来一张好画。"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对,它不像一般的劳动,它要把你特殊的神性能够通过一个勤奋的手表达出来。"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您认为一个好习惯非常重要吗?"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对,习惯很重要,习惯也可以在不断学习中不断修正,习惯很重要。"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从您现在来看,什么样的习惯会是好习惯呢?"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对年轻人来说,很早追求坚定的信仰可能不现实,但有一定的需要,我感觉应该有应该信仰,有了信仰你会感觉你的世界观就会改变,人生观也会改变,那人生观,世界观明确之后,你对行动、行为包括习惯都会跟着改变。我认为让周边人都感觉没有压力的习惯可能是好的习惯,这是我的感觉。

因为我现在对成功的理解可能不适合年轻人,但我现在的认为是这样的,当我看了很多宗教的书,我发现,所有的宗教的真正行为只有六个字“沉默、忍耐、奉献”。所以有很多事情碰到以后,我一定先想一想,让自己安静下来,第二,有什么不好的我先忍耐一下看看,我用奉献的心情去做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就解决了。我现在就是这样来看待这个问题的。”

6299486cfef7d799176ab7214e2127f7.jpe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所以您在微信里发东西从来不写文字。"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我是因为很多东西没法表达,丰富的人生经历,丰富过程,那个场面很难表达,完全不想表达。我有一个微博,每天睡觉之前写。马上要出一本书叫《睡前静思》。"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您现在有时候会不会在某个时候就想浪费一下时间,不想做事?"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我现在不想这个问题。因为现在这个时间或者空间就是这样,就是能放松一点面对,好的不好的,都接受了。我的期望不断减少。目前我的人生告诉我的一句话,很俗的就是:第一,要孝敬我的父母;第二,因为我和我太太一起长大,风雨同舟,我就想我要珍爱我的妻子,像亲人一样;第三,我要好好照顾我的孩子,第四,我希望能够把我的灵性表达出来,留下很多好的作品;记录一下我每个时间和空间真实的感觉;包括用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来表达我的感觉,别的事情我认为都不重要;要承担的责任我也承担,要面对的事情我也面对,好坏我也接受它。”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那您还有目标或者是愿望吗?”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我以前是这样的,我每年的11月份会想我下一年做什么,会用一个月的时间想,下一年中会做什么?半年会做什么?我有一个很详细的计划表,人生的规划。但是我发现,今年刚刚过了,我上一年计划里70%都没有实现,我只实现了计划里的30%”。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原来这个比例有多少?”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原来也有,但是没有这么高,但是我今年过得也很丰富也很精彩,甚至比我想象的更好,所以我以后决定以后不写计划了。这是我今年的一个决定。我还和我女儿为这个事情讨论了很长时间。”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那您认为年轻人还应该做计划吗?”

张肇达副本.png  
张肇达:
“我感觉应该有计划。我因为也可能年龄大了,能量不够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追求了,也可能有需要你太多的妥协或者是太多的放松,你可能对计划的难度放弃了。”

在此感谢张肇达老师接受本栏目采访,智慧之言熠熠闪光,愿你我同行,做时间的朋友,匠心筑梦,共创未来!

元年1 - 副本 (2)的副本.jpg

5
已有 人评价
易读性 卓越
专业性 卓越
实用性 卓越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

4讨论

所有讨论

心要放松一些,对世界要宽容一点,因为这个世界什么都有;每一个人一出生都是亿万中的第一的胜利者
4# 2017-01-22 22:57
心要放松一些,对世界要宽容一点,因为这个世界什么都有;每一个人一出生都是亿万中的第一的胜利者
3# 2017-01-22 22:57
王志玲
艺术家最终回家了!!!
2# 2017-01-22 16:14
周末清心,岁月静好。时光在悄悄地流逝,灵光乍现就是一瞬间。
1# 2017-01-22 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