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与商法 更懂知识产权的法律顾问
专栏
顾金焰合伙人、律师
北京商顺律师事务所
作者
关注: 帖子:19
关注: 帖子:10
关注: 帖子:24
专利流氓:污名化知识产权维权背后到底有什么玄机?
领域: 项目管理法律事务风险管控 2022-01-06 09:30
摘要:专利运营就是要将专利变现,专利维权,就是要维护专利权人的利益,专利运营与专利流氓的界限在哪里?

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我不禁想起鲁迅的这句话。

摄图网_500534738_wx_男士远距离面对面(企业商用).jpg

一、专利大战

家电界赫赫有名的G电器,与A空调展开了专利大战。

一是G不断赢得专利诉讼,相当于使了一招穷追猛打

据统计,在2016年到2018年期间,G起诉A空调侵犯专利权,胜诉达12次之多。A除了偶尔有几次主动对G的主动撤诉外,其余案件A几乎全部败诉。在2018年,A侵犯G专利被判赔4000万一案,更是创下了家电专利诉讼赔偿新纪录!

“掌握核心科技”,专利研发实力自然超强。2018年,G电器凭借1891件发明专利授权量排名全国第6,再次成为前十榜单中唯一一家上榜的家电企业。

A也不甘示弱,只好奋起直追,2016-2019几年间,累计申请专利3062件,其中申请发明专利577件。

G还使出第二招——借刀杀人。2019年6月10日,G电器通过官方微博实名举报竞争对手A空调股份有限公司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提出请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核实查处。

对于G的举报,A空调也不甘示弱,回应称举报不实,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从以往G和A多次展开专利侵权纠纷案件来看,双方竞争火热。这次G电器举报A空调质量不合格,显然两者之间的矛盾已在进一步升级。G此前一直能在与A对战中胜出,也是其核心技术过硬,有属于自己的“专利资本”。

摄图网_500877086_wx_书写专利(企业商用).jpg

第三招,舆论围剿。

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G电器董事长送上六份建议,分别是《关于加大企业商业秘密保护力度的建议》、《关于调整侵犯商业秘密刑事案件立案标准 提高对侵犯商业秘密行为处罚力度的建议》、《关于加大家用电器市场监管力度的建议》、《关于尽快建立家电产品安全使用年限强制性标准的建议》、《关于强化企业作为科技创新主体地位的建议》、《严厉打击“专利流氓” 保障创新企业正常经营的建议》。

《严厉打击“专利流氓”保障创新企业正常经营的建议》中,指出“专利流氓”分为两种:一种是已被广泛探讨的“非专利实施主体(NPE)”,其不从事专利产品的研究、生产,到处购买专利发起诉讼,唯一目的是达成专利授权许可协议,获得巨额赔偿。另一种“专利流氓”,其生产实际产品,但不重视研发,频繁“恶意”侵犯他人专利。

该建议提出,出台制度严厉打击“专利流氓”;加大恶意专利诉讼的民事侵权责任,引入惩罚性赔偿,严厉打击恶意诉讼行为;将恶意诉讼行为纳入诚信记录,严格审查专利权获取;围绕国家重点发展产业,设立知识产权基金。

这“专利流氓”的概念上了两会的提案,并且还追加了一种——生产实际产品,但不重视研发,频繁“恶意”侵犯他人专利的类型,显然扩大了专利流氓的范围,似乎剑有所指。

原来,2018年,A曾向一家由美日合资的企业“东芝开利”购买了一件即将过期的压缩机专利(专利号为 CN00811303.3),并在专利过期前的2019年1月起诉G电器侵犯该专利权,要求G电器赔偿A1.9亿元。

这到底是知识产权人引以为豪的“专利运营”成功案例,还是专利流氓行为,让一众知识产权人看蒙了眼。

双方可谓是借刀杀人,一个借助提案,一个借助购买专利。

摄图网_401447649_wx_拳头比拼(企业商用).jpg

二、原因

其实,这到底是专利运营还是专利流氓,想必真正的知识产权人、法律人都很清楚。

双方都可以并且可能购买、许可、运营专利,也就意味着按照提案,都可能成为潜在的专利流氓。这样一来,就可以扯平了。那为啥会提出这样匪夷所思的界定呢?

可能的原因有三。

其一是竞争太激烈了,企业急于垄断市场。以知识产权为手段展开文明的竞争,本是正当的。但是却过高的使用了专利大棒,并且加上了其他因素,想要干预。

其二,也反应出我们知识产权界对于知识产权运营的底层逻辑似乎尚未厘清似的,这么容易让人混淆专利运营与专利流氓行为。

摄图网_401781184_wx_迷宫图(企业商用).jpg

或许有人会说,空买专利不做实际生产的就是专利流氓,这是非常清楚的啊。

G这一提案将其扩大化,就无法分辨了。但是,其实专利流氓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只是侵权人使出的污名化对手的常见做法罢了。

因为,如果我们把专利流氓限定于空买专利,而不实际生产销售的行为叫专利流氓,仍然可能是有问题的。

我们国家层面不正是希望大力推动专利的许可、交易转让等行为,最大可能发挥专利的市场价值和经济效益吗?

怎么一买专利、一维权就成了打击对象了?这叫那些想要将专利变现、专利交易、技术转移转化,甚至专利证券化的人情何以堪?

一方面政策鼓励专利运营,恨不能每件专利都能发挥其经济效益,另一方面,如果谁有事没事,买几件专利去交易、去维权,如果单纯就是为了赚钱,却可能被扣上“专利流氓”的大帽子,这岂不是自相矛盾的思路和作法?

摄图网_500528567_wx_汇率升值广场(企业商用).jpg

其实,专利运营就是要将专利变现嘛,专利维权,就是要为维护专利权人的利益嘛。这是最为基本的出发点,也是专利制度的基石。如果动摇了这一点,其实专利就成了墙上的摆设,纸面的权利以及无形的垃圾了。

要想变废为宝,最大程度激活专利的价值,目前专利运营是太弱而不是太强,专利变现维权的行为是太少而不是太多了。

专利维权不存在是否谋利为标准来判断。专利运营本身就是为了变现和赢利。专利制度本身就是市场经济的产物。

所以,可以说,专利流氓本身就是一个伪概念,是那些自身专利处于不利地位的人提出的污名化行为。

三是公私混杂。企业家兼任人大代表,固然能为企业发声,能代表企业家群体的利益和声音。但是在一定情境下,尤其是激烈的竞争环境中,有的可能会有意无意的运用自己的代表身份,既为行业发声也会为个别企业发声。代表本是公器,却顺带企业的私有利益,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这里面是否应有什么界限?如何进行合理规范?还需要在实践中进一步探索。

摄图网_500972897_wx_探索未知(企业商用).jpg

三、怎么办?

那么,面对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

一是,法院中立裁判,希望法院少受舆论干扰,少受提案干扰。严格用知识产权法律的标尺来衡量,而不是用谁的嗓门大、提案多、污名化来影响法律判断。

二是,当事人理性判断。让法律的归法律,让情感的归情感。竞争的市场主体也不必过激。知识产权本身就是文明竞争、理性竞赛的工具和机制。胜利时,不必张狂,失败时,也不必恼怒。

三是,人大需要从机制上严格要求企业代表,警惕企业家代表私器公用。从严要求,防止利益冲突。

其四,这也给知识产权界提出了理论研讨的需求。专利运营与专利流氓的界限在哪里?专利流氓与专利运营的内在逻辑是否存在冲突?甚至专利流氓是不是一个正当的、合法的提法?这些都值得理论与实务界进行探讨和深入研究。

关于作者:顾金焰,知识产权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后。北京商顺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律师。美国华盛顿大学访问学者。长期致力于法律与知识产权的理论与实践工作。文章来源:公众号“顾博士说知产”,经授权转载。

1623199575856531.gif

暂无评价
您会是第一个哦~
易读性
专业性
实用性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