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元年创投、访谈、咨询
行者互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作者
关注: 帖子:824
关注: 帖子:249
关注: 帖子:541
单一决策与复杂决策
领域: 组织学习人生智慧创业创新 2022-05-07 17:22
摘要:以下全文摘自《噪声》,作者:丹尼尔.卡尼曼, 奥利维耶.西博尼,卡斯.R.桑斯坦

“前总统奥巴马应对埃博拉疫情这样只需做一次的决策就是单一决策,因为它们不是个人或团队必须常常做出的决策,一般缺乏预先准备好的应对措施,并且具有真正独有的特征。在应对埃博拉疫情时,奥巴马和他的团队没有真正的先例可供借鉴。重要的政治决策通常是单一决策,军事指挥官的重大抉择也属于这一范畴。

对个人来说,你在找工作、买房子或求婚时做出的决策也有类似的特点。即使这可能不是你的第一份工作、第一套房子或第一段婚姻,尽管有无数人也面临过这些决策,但这个决策对你而言依然是独一无二的。在商业领域,公司负责人经常要做出对他们来说似乎是独一无二的决策,比如:是否推出一个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创新计划,在流行病暴发期间应该关闭多少店铺,是否要在国外开设办事处等。

可以说,单一决策和重复决策之间的差异在于连续性而非类别。比如,核保员可能会处理一些非同寻常的案例。如果你已经是第四次买房,那么你可能已经开始将买房视为一个重复决策了。极端化的例子能够清晰地表明,对单一决策和重复决策进行区分是有意义的,比如,是否发动战争是一回事,进行年度预算审查则是另一回事。

单一决策中的噪声(挑战)

通常,单一决策被视为与重复决策截然不同的类型。大型公司中由无本质差异的雇员所做的常规决策就是重复决策。社会科学家已经对重复决策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而高风险的单一决策则一直是历史学家和管理大师们的研究对象。这两类决策的研究方法有很大的不同。对重复决策的分析往往采用统计方法,社会科学家会通过对多个类似的决策进行评估,识别其中的模式,确定其规律并测量其准确性。相反,对单一决策的讨论通常从因果关系视角进行事后总结,集中探讨的是事件发生的原因。历史分析,比如对成功与失败的管理案例进行分析,是想了解某个独一无二的判断是如何做出的。

 单一决策的特性对研究噪声提出了挑战。我们将噪声定义为对相同问题进行判断的过程中产生的不必要的变异。单一决策无法被重复,因而这个定义对它并不适用。毕竟,历史只发生一次,你永远无法将奥巴马在2014年向西非派遣医务工作者和军人的决策,与其他美国总统在特定时间处理特定问题的决策进行比较(尽管你可以进行推测)。你可以将你决定嫁给心仪之人的决策同其他与你相似的人的决策做比较,但这种比较显然不同于我们对同一案件中不同核保员提出的报价所进行的比较。也就是说,对于单一决策,我们没有直接的方法来考察是否存在噪声。

 然而,单一决策并非不会受到那些在重复决策中产生噪声的因素的影响。在射击场上,C队(即图0-1中的噪声队)的射击手可能曾朝不同的方向调整来复枪的瞄准器,也可能只是他们的手不稳。如果只观察C队的第一名射击手,我们无法得知该队的噪声水平,但事实上噪声源是一直存在的。在做出单一决策时,你必须想象另一个决策者,即使他和你能力相当、有着相同的目标和价值观,他也会从相同的事实中得出不同的结论。作为决策者,你应该认识到,如果情境中的无关变量或决策过程有所不同,那么你就可能会做出不同的决策。

换句话说,我们无法测量单一决策中的噪声,但如果我们进行“反事实思考”(counterfactual thinking),则可以肯定噪声是存在的。就像射击手的手不稳将意味着单次射击可能落在靶心以外的地方一样,决策者内部以及决策过程中存在的噪声,也意味着单一决策可能会有所不同。

 接下来,我们思考一下影响单一决策的所有可能因素。如果负责分析埃博拉疫情的威胁和制订应对计划的专家是不同的人——他们拥有不同的背景和生活经历,那么他们向奥巴马提出的建议会相同吗?如果以稍微不同的方式呈现相同的事实,那么讨论还会以相同的方式展开吗?如果关键人物当时的心情有所不同,或在暴风雪中开会,最终的决策会不同吗?从这个角度看,单一决策似乎就有了可变的空间。可见,决策可能会受到很多我们未知的因素的影响,并最终变得不同。

 关于另一个反事实思考的训练是,我们可以考虑不同国家和地区如何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即使病毒在大致相同的时间内,以类似的方式侵袭世界各国,不同国家做出的应对也存在很大差异。这种差异为不同国家决策中的噪声问题提供了确切证据。但是,如果该病毒只侵袭了一个国家呢?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我们不会观察到任何差异性,但决策中的噪声并不会减少。

 控制单一决策中的噪声

对这一问题的理论探讨非常重要。如果单一决策与重复决策一样存在噪声,那么用于减少重复决策中噪声的策略应该也可以用于提高单一决策的品质。

有人建议,当你做出独特的决策时,你的直觉要将其视为某一类决策中的一种。这一建议似乎与我们的直觉相悖。有人甚至声称,概率思维的规则与不确定性情境下做出的单一决策完全不相关,而且单一决策需要使用一种截然不同的方法。

我们的意见恰恰相反。从减少噪声的角度来看,单一决策是仅发生一次的重复决策。无论只做一次决策还是一百次决策,你的目标都应该是减少偏差和噪声,而且减少错误的实践方法在单一决策和重复决策中同样有效。

· 消除噪声

清楚认知单一决策

· 当你遇到一个不同寻常的机会时,你的应对方式就可能产生噪声。

· 请记住:单一决策是仅发生一次的重复决策。

· 那些造就你的个人经历,与你目前要做的决策实际上没多大关系。

 

 发现噪声

判断永远不可能完美,但可以尽量准确

测量,在日常生活中的含义与其作为科学术语时的含义是一样的,就是使用测量工具给某个对象或事件在一定标尺上赋值。比如,你可以使用卷尺测量地毯的长度,也可以使用温度计来测量温度——无论是华氏还是摄氏度。

判断与此类似。法官为罪犯量刑就是依据罪行程度为刑期赋值,核保员会为每一项风险设定一个值(用金额表示),医生做出的诊断也是如此。需要指出的是:判断结果并不一定是数字,“排除合理怀疑”“黑素瘤晚期”“建议手术”等也是判断。

 因此,我们可以将“判断”描述为使用人类大脑作为工具的一种测量。测量这一概念隐含着准确性的目标——逼近真实值和使错误最小化。做出判断不是为了让人印象深刻,不是想表明立场,也不是为了说服他人。需要注意的是:此处的“判断”源自专业心理学文献,比日常语境中该词的含义要窄得多。判断不等同于思考,“做出准确判断”也不等同于“拥有良好的判断力”。

根据我们的定义,判断是可以用一个单词或一个短语总结出的结论。如果情报分析师写了一篇很长的报告,得出某国政权不稳定的结论,那么只有这个结论才是判断。判断就是测量,既与做出判断的心理活动相关,也与这项心理活动的结果相关。在英语中,“judge”除了表示“判断”

 也指代做出判断的人,而这个人并不一定是法官。

虽然判断力求准确,但即使是在科学测量中,也不可能完美地达到这一目标,更别提判断了。在判断中总会存在一些误差,其中一些是偏差,一些是噪声。

为了让你了解噪声和偏差是如何导致误差的,我们邀请你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来玩一个游戏。如果你的智能手机上有带计时功能的秒表,那么利用它,你可以在不看显示器且无须暂停的情况下,测量连续的间隔时间。你的目标是在不看手机的情况下,让秒表连续记录510秒的时间。在开始之前,你最好先感受几次10秒有多长。

现在看一下你的手机上记录的每一段间隔时间。当然,手机难免也会存在一些误差,但这种误差很小。你会发现,手机上记录的每一段时间并非都是10秒,而且差距相当大。你试图精确地重现相同的时间,但根本无法做到。这种你无法控制的差异就是一个关于噪声的例子。

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就人的生理和心理而言,噪声无处不在。毋庸置疑,不同的个体在生理上是存在差异的,这就像同一个豆荚中没有两颗完全相同的豌豆。在个体内部同样存在差异,比如,你的心跳不可能是完全规则的,你不可能完全准确地重复同一个姿势。如果有一个听力学家帮你检查听力,可能一些声音太小,你完全听不见;一些声音很大,你总能听见;然而,总有一些声音,你有时能听见,有时又听不见。

 现在看看你手机上的5个数字。看出来一些规律了吗?例如,是每一段时间都短于10秒吗?如果是,那么这意味着你内心的钟表跑得太快了。在这个简单的任务中,偏差指的是你的平均时间与10秒之差(无论是正的还是负的)。噪声导致了结果的差异,其外在表现类似于我们之前看到的散点图。在统计学中,标准差是测量差异的最常见指标,我们将用标准差来测量判断中的噪声。

你可以把大部分判断,尤其是预测性判断与你刚刚做出的判断看成一回事,当做出预测时,我们在试图接近真实值。例如,经济分析师的目标是尽可能接近下一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真实值,医生的目标是试图做出正确的诊断。(需要注意的是,本书中的“预测”一词并不是指对未来进行预测,在我们看来,对现有病情的诊断也是一种预测。)

我们会充分利用“判断”与“测量”之间的类比来帮你理解判断中的噪声。进行预测性判断的人就像瞄准靶心的射击手或试图测量粒子真实重量的物理学家,判断中的噪声则意味着误差。简而言之,当判断的目的在于获得真实值,两个不同的判断就不可能都对。就像测量一样,在某些特定任务中,有些人可能会由于技能水平不高或训练不足,比其他人产生更多的误差。当然,做出判断的人也同样远非完美。因此,我们需要了解和测量他们的误差。

当然,大部分专业判断比测量间隔时间要复杂得多。


暂无评价
您会是第一个哦~
易读性
专业性
实用性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