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元年创投、访谈、咨询
行者互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作者
关注: 帖子:239
关注: 帖子:201
关注: 帖子:554
发现自己-与艰难时刻共舞
领域: 人生智慧心性修炼自我成长 2021-10-01 09:30
摘要:“不因幸运而固步自封,不因厄运而一蹶不振。真正的强者,善于从顺境中找到阴影,从逆境中找到光亮,时时校准自己前进的目标。” —易卜生。

摄图网_1632914715.jpg

本期对谈朋友:

田蕾女士,早年留日工科硕士,20多年在日本丰田集团公司做研发,海外业务发展,曾代表公司赴美国硅谷创立分部,带领团队成功开拓了新传感器产品的美国市场。现任心脑血管微创手术产品的上市医疗公司Asahi Intecc的硅谷创新中心负责人。负责孵化、推进新技术的产业化落地。

image.png  宫元年:您是当年留学日本,然后在日本工作的大学生?  

摄图网_1632991836.jpg  田蕾:我是在中国长春上的大学,学机械;88年毕业就去了日本留学。在日本的国立静冈大学读硕士,92年3月在日本硕士毕业。日本当时是泡沫经济,也是经济发展最高潮的时候,而中国经济还没有起步。我当时听前辈留学生说日本最先进的技术和管理都在大企业里,就想到日本企业先工作五六年,了解一下日本企业先进在哪里,好好学习一下。

我硕士的导师是从美国西北大学博士毕业回日本的一个美国通教授,他推荐我进了丰田汽车的兄弟企业。以前丰田家族从纺织机起步做汽车时,成立了一个汽车部门和一个炼钢部门,因为汽车发动机,驱动系统需要特殊钢,他们想在日本自主研发出来,所以成立了钢铁部,就是我所在的公司,而当时汽车部就是现在的丰田汽车。丰田集团还有其他十几个规模很大的公司,我所在的公司主要对应丰田集团的金属材料、特殊钢,还有其他一些新材料、新应用,将汽车上用的磁性不锈钢材料做医疗设备,我进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个新医疗产品出来,用在牙科上。

我二十多年一直在公司电磁品材料的研发部门,从产品研发到学术支持,然后到市场,从亚洲市场,到后来开拓北美市场,我最先涉及的领域就是磁性材料用在牙科的医疗上面的医疗器械,做了15年。

image.png  宫元年:就是植牙的那种材料吗?

摄图网_1632991836.jpg  田蕾:对,它是用在天然牙根或植牙的钛合金牙根上,用来固位义齿的磁性附着体。因为我研发过二代磁性附着体产品,发表了论文,又跟教授们一起合作在各国临床普及,同时也开发各个国家的代理和销售渠道,在实际工作经验积累过程中,实现了从产品的研发,设计工程师到新产品的学会发表,运营,市场开拓,海外营销负责人的身份转变。涉及的产品线,也从牙科产品到磁性材料产品,后来又做到磁传感系列产品。涉及医疗器械、汽车、家电,最后是手机,移动通信领域。

image.png  宫元年:您虽然是在丰田系的公司,但经历了很多内部创业,看得出你们经历了好多次大起大落,甚至是绝处逢生的体验,请给我讲讲这里面惊心动魄的故事吧。

摄图网_1632915211.jpg

摄图网_1632991836.jpg  田蕾:惊心动魄的故事,要数磁传感产品的内部创业到外部创业的经历了。他们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跌宕起伏,很悲壮,也发人深思,而且现在仍然在持续过程中。我也仍在因此而不得不经历的数次绝处逢生的体验之中。 

引发争议的磁传感器产品是2000年用日本的一所大学研究二十余年的磁传感技术原理,通过申请政府的资金与大学合作把它产业化了。产业化以后,就相当于全新的原理,达到更高的磁传感,感应磁传感的技术出来后,在芝加哥的国际传感器大展上很受瞩目,两次获得金奖。 之后我们和日本的运营商及日本最大的手机厂商一起合作,2005年9月就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我们拥有的磁传感。磁性重力传感器的手机打高尔夫球、看星空、星座,非常炫,产品发布会在东京的帝国饭店,好不热闹。此项目公司压重金几方合作开发,公司上层,开发人员争先恐后的参与,期待着这项合作开发出的全球最新手机可以依托以欧洲运营为主的运营商,打开新型手机的全球市场。然而,黑天鹅来了,2006年运营商被收购,重组时相关手机项目被叫停,我们公司的生产计划顷刻间消失,面临着大量积压产品,关闭工厂生产线,相关部门面临被解散的局面。那些争先恐后来参与的上层纷纷快速脱身,一身轻快,留下了创立团队的老上司和我们一群不知所措的部下们。

我们作为丰田系公司,基于丰田产品需求的新技术研发,根据系统由各公司相关部门组成的专门项目组,根据研发进展,测试进程,将技术导入到5-10年的产品线,我们公司的销售部门主要是与丰田各项目组协调事宜。 因此,之前不需要也是没有负责市场推广人员的。

而现在,把技术用到全新的移动手机领域里,局势就不可预测了。如何快速找到新客户,将因为突变而发生的积压产品销售出去?

这时,老板派我到中国开拓业务,因为我之前在中国一直做牙科产品的业务拓展,所以就同意了。我们公司里都是研发部门,没有人会卖东西,我也是工程师背景,但我接触过业务和代理商。那时,我在中国、台湾、香港等亚洲地区和当时中国的手机企业联系,给公司找到了一些订单,老上司又重振旗鼓,要去找诺基亚合作。

摄图网_1632915341.jpg

我当时觉得我们应该跟苹果合作,但老板说诺基亚市场份额占比高,所以他就只跟诺基亚合作,不让我们跟苹果合作。非常不幸的是,他选择和诺基亚合作并成功的若干年后,众所周知,诺基亚很快也失去了手机市场份额。但这是后话了。

我不是学商业的,但深知机会是找客户谈出来的,因为丰田的背景,可以找到相应的人把我们介绍给目标客户去沟通,就这样,一点一点干起来。从亚洲到北美,和苹果也展开了合作。也是因为和苹果的合作,公司把我派到了硅谷,成立了我们公司在北美的分部。我在美国招兵买马,然后把我们的技术推广到美国公司里。而当时如果能把苹果拿下来,那传感器的百分之七八十的市场就可拿到。但跟苹果谈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因为给丰田汽车供货十年都不会变订单,而苹果每一两年都要有新产品,而且对供应商的条件非常严格,对丰田来说就是绝对不可容忍的,虽然那时我的职责是要拿最大的客户回去。公司上层斗争非常激烈,丰田系上层觉得没有必要为了苹果委曲求全,技术应该用在丰田汽车的应用研发上,而我的上司却主张先拿下苹果后再做汽车应用,但最终还是被丰田系压下去了。我的上司是一个科技天才,我刚进公司时候他还是一个小科长,带领二三十个年轻人做新材料开发,申请到很多专利,而等到他被丰田系管理层请出公司的时候,我们已是三百多人,从研发、生产,到年销售额上亿美金的事业部,他是用创新的技术来连结自己与世界的那种人。而丰田系统需要稳定的以汽车为主营业务方向,上司被公司排挤出去以后,他觉得自己答应给苹果做的产品原来公司不做,他就自己在外边成立公司做,并希望我和他一起做。

我的人生又面临一个选择:是回到日本,留在丰田系统,开始安享10多年自己的成果到退休,还是辞职回硅谷,帮老上司创业。我选择了后者,2015年我辞掉了在丰田的工作,回到硅谷参与创业。

但这之后,在他研发成果出来,通过丰田本部上层说服原来公司跟他合作时,一场旷日持久(持续审理5年,原丰田系统公司发起)的刑事控告案件在老上司身上发生了......这期间虽然影响到了我在硅谷的工作,但老上司在日本冷静应对,不屈不饶,一边争取到上市医疗公司客户的支持,一边继续研发产品,案件审理逐渐清晰,我一边静观事态发展,一边继续在硅谷支持产品技术研发。感恩的是,尽管有这样的突发事件发生,所有相关合作伙伴都没有离开,仍然支持着我。我们的研发合作,超越了原丰田系统企业的力量,在中日美三国团队中感人地发生了。

摄图网_1632915632.jpg

image.png  宫元年:听起来您的故事还不只是跌宕起伏,而是置于死地而后生的那种悲壮勇气和力量。

摄图网_1632991836.jpg  田蕾:后来我自己也反思了这件事情,大企业系统内部,经营权与技术创新力的冲突,我理解了双方的不易。脱离丰田系统平台的创业,风险太大,拖家带口的日本部下,没人愿意出来支持老上司,而我,是唯一一个选择了承担风险的部下,支持老上司继续做他的技术创新,我认为企业不应阻止技术进步,应该尊重科学家,技术应该以健全的方式对全人类做贡献(但,原丰田系统企业内部的一部分人不这样认为。)

image.png  宫元年:您开疆拓土的热情和责任感恰恰是最重要的企业家精神,现在你们的业务核心就是将这个技术用于医疗领域吗?

摄图网_1632991836.jpg  田蕾:我们的磁传感技术应用在精密定位非常好,在手机里就有点大材小用,用在医疗机器人来做手术确认,尤其是微创手术效果非常好。比如心脏微创手术,现在需要非常繁琐的系统来确认心脏导管的位置,手术需要几个小时,我们的传感技术,可以实现更精准的定位,用在医疗尤其是机器人相关研发中是非常需要的。我们现在专注在做医疗应用的系统,也同时也在做传感器本身的研发。

image.png  宫元年:作为一个留学生,又在男性为主的天花板极高丰田系公司,您是如何不断拓展自己的能力和心态以取得不断向前的力量的呢?

摄图网_1632991836.jpg  田蕾:我从中国的留学生成长为日本大企业里的核心元老,实际上经历了社会环境与个人不断学习带来的意识转变过程。如果留学生一直把自己当成局外人的心态来看周围的所有的事情而做事,是没有办法融入眼下的事业,并充分发展自我的。有一种说法是说,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先模仿那样的人,习惯后就真成了那样的人。可我觉得可以模仿,但如果自己没有明白,最终也只能是东坡笑颦。

摄图网_1632915765.jpg

我进公司工作一年多,也是跟前男友分手的过程,就像是一段跟以前的自己告别的过程。我的前男友是博士毕业,也进了日本一个很有名的公司,精工爱普生,他也想在企业做好,可他好像是把公司里其他同事当敌人,把自己当外人,都是别人有问题,所以他就很不容易作为一个公司的成员投入到工作中。

我自己不如他专业强,在国内上大学时学的不是我想要学的专业,也不是我想去的大学,上学时只是为了拿学位而拿学位,是非常痛苦的经历。初到日本留学时,为了早日能有高学历毕业,还是选择了继续读金属材料学硕士,但那个选择真是很痛苦。

我进公司工作后,觉得自己如果还得持续做不喜欢的专业,真就生无可恋了。而于我而言,进企业是要学习日本企业里如何做事、如何经营、如何研发的,所以我决定放空自己所有的一切,来学习他们的思维和行动,活另一种活法。

我是公司第一批全职外籍高级员工,是培养未来技术管理层的。记得刚进部门时我的自我介绍让大家几乎惊掉了下巴,我直白地说虽然是金属材料学硕士毕业,但我自己并不喜欢工科,也不喜欢材料,所以大家不要期望我能成为一个材料技术大牛,给公司在研发上带来很大的突破。我说我不是中国的工科精英,但我愿意来跟大家学,如果觉得我给大家添麻烦,那大家不要我了也没有关系。但是那说归说做归做,大家还是要看你的能力的。

我们立刻被要求做一个实习项目,每个人根据自己的专业来设计,三个月要有一个项目做出来,我是第一个做完自己的三维磁场密度自动测试机器人项目的。而这个项目做完之后,我的上司发现我更有能力把大家组织起来将一个项目快速做出来,所以在那之后他就不分配我做研发工作了。他说我们每个人擅长的职业方向不一样,职业规划如爬山,有的是正道直接爬到山顶,有些人会走很多弯路,虽然最后还是可以到山顶,但走很多弯路会浪费很多时间。他说我就是走弯路的那类人,他愿意帮助我从弯路转到自己擅长的正道上。

那时我感觉到自己的上司不官僚,不刻板,在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来让你做你擅长做的事情,培养下属。我开心起来,一下子就喜欢上这样的环境,放心的在公司里工作下去,也很快被大家所接受,并在20年后,能代表日本公司去美国硅谷开拓新市场。

而我的前男友,不久后在精工爱普生干不下去,据说回国发展了。我则专注在日本公司里的工作,也终于能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和信念,重新活了过来。

摄图网_1632915998.jpg

image.png  宫元年:您后来就在日本成家立业了?

摄图网_1632991836.jpg  田蕾:是。我后来除了工作,在日本结婚、生子,身上又增加了妻子、母亲的角色。

我先生是大学毕业一起进公司的日本人,工作一段时间后,他因为工作压力大得了抑郁症,只能吃药在家休养时,我父亲因照顾得了肺癌叔叔的最后时光,回到日本也得了抑郁症,家里两个大男人都病了,而两个小孩子还小,那个时候真是好辛苦。我是家里最忙的,每一天都过得非常辛苦,一方面要照顾家庭,另一方面在公司里也是挑大梁的时候。通常日本都是男的工作,太太是全职的太太,而且日本对每一个孩子的教育,学校和其它方面都有需要太太去做的事情。家里的状态,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在公司多待一些时间工作,要做到跟其他人一样按点上下班,再加班,那时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就好像是被卷入洪水里,连根救命稻草都找不到,然后不知道会被冲到哪里,就是硬撑着,坚持一天是一天,工作、生活能做多少是多少,至少我坚信小孩子们会一天一天长大的。那个时候每一天就是喊着口号挺过来的,真是为母则钢啊!

回想一下,当年带着3岁的孩子(大女儿)去东京参加学会发表,怀孕6个月(儿子);挺着肚子去德国为公司参展;快临产前去香港主持齿科的国际会议;抱着哺乳的孩子(小女儿)去北京与中国口腔修复学会主要领导开在上海举行的国际大会的筹备会议;最后,带着两个孩子,和85岁的老父亲赴美国硅谷赴任......那些年,我挺过来了。

image.png  宫元年:如今听您这么平静地讲述,但从中可以在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中都品出当时那些艰难时刻和您克服困难的坚持。

摄图网_1632916266.jpg

摄图网_1632991836.jpg  田蕾:我在公司新事业部已算是元老之一了,虽说身体上,精力、体力消耗透支很厉害,但在工作上是非常受尊敬的,而且也有经验了,所以工作上我是不累的。但对孩子我觉得愧疚,没有足够时间陪孩子,所以我自己给工作,育儿各打50分。因为我既没有办法像个全职的日本男人那样投入工作,也没办法像全职的妈妈一样100%投入到孩子的陪伴中,我觉得不管是工作和带孩子我都是不合格的,但合起来100分(笑),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我既要工作也想要孩子和家庭。

我很喜欢孩子,我三个孩子也非常支持我。我很愿意跟他们说话,孩子非常纯粹地喜欢妈妈,跟妈妈沟通,他们每一点想法我都是很开心。我会把妈妈现在为什么要工作?为什么要去出差等这些,用他们能听懂的话跟他们讲,他们听懂了就非常支持。等我完成工作回家了,几个孩子高兴地扑过来,是对我最大的心理的补偿,也是最大的满足。日子还是挺充实的。

image.png  宫元年:毫无疑问,您做到了一个好妈妈,也是一名优秀的职业女性。您觉得自己能够战胜那些困难不断向前一步的原因是什么?内心力量又是来自于哪里呢?

摄图网_1632991836.jpg  田蕾:我觉得是跟对了上司,跟对了团队,另外也是一种缘分或者运气吧。我从上学一直到留学,没有碰到让自己开心的老师,反倒是在公司里遇到了。这个老上司相当于发明家,是一个追求进步的人,他带领团队,培养部下。我进公司时候他就是一个小部门的科长,他辞职的时候是我们电磁品事业部CEO,也是公司整体的专务董事CTO,他自己一直往上升,也拉着我们往上走。他离开公司的时候,我是北美部门的总经理,其他同事也一样,都被他拉着向上走。他能打胜仗,能搞定客户,技术非常强,口才也好,又会整合资源,他不停的被提升,我本来并没有想自己会在商场上得以施展,因为跟着能干的上司一直升上去了。

内心的力量也许是那种不能轻易放弃,不服输的精神吧,这个是我最重要的,伴随我大半生的一股劲儿。

摄图网_1632916176.jpg

image.png  宫元年:凭着这股劲儿让您在照顾家里两个病人、三个孩子,支撑整个家庭的同时,在工作上也不断被提升,这里既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傲气,也有把一手烂牌打漂亮的潇洒!

摄图网_1632991836.jpg  田蕾:我今天回看自己的人生和职业生涯的底层逻辑,就是坚持在现实生活和社会环境的变化中,不断学习、调整、完善,坚定自己人生信念的过程。

虽然经历了在中国、日本、美国三个不同国度的工作和生活,个人也经历了政治、经济、道德、审美、事业、学业、生活、信念不同的环境下,不断寻找自己内心与外界的和谐点。人们的信念有相同之处,可以形成共同的信念,而自己的不同信念之间也往往有内在联系,从而形成了自己的信念体系。

image.png  宫元年:生而为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努力活出自己的精彩,我们这里聊的每一个问题,都能打开您的话匣子,那些源源不断流出来的经历,其中的苦味似乎都变成了甘美的清泉,感谢您的精彩分享。(本文完)

元年访谈,期待听见好故事

摄图网_1629364916.jpg

孙行者微信二维码副本.gif

4.9
已有 人评价
易读性 优秀
专业性 卓越
实用性 卓越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

2讨论

所有讨论

张福茂
五颗生。
2# 2021-10-01 06:03
自然故事
强者之路艰难,但是灿烂辉煌!
1# 2021-10-01 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