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元年创投、访谈、咨询
行者互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作者
关注: 帖子:36

帖子荣誉记录

行者匠心:你的未来设计好了吗?—— 人生设计课程招生中
领域: 人文艺术 2017-03-24 14:30
摘要:Steve Langerud现任玛赫希管理大学招生办主任,曾于格林奈尔大学(Grinnell college)做了20年的院长,帮助超过15000多人进行了职业发展规划和咨询,他也是美国《华尔街日报》、《快公司》、《美国之音》等媒体的职业发展方面话题的专家。今天行者匠心邀请到了Steve Langerud进行关于未来设计的内容访谈。

相关文章:申请美国大学,你不可不知道的事儿

未命名_meitu_1.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听说您在格林奈尔大学(Grinnell College)做了多年的院长,可以介绍一下您在那的工作吗?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我一直非常关心人们所做的决定,这就决定了我想在可以接触到很多人决策的地方工作,大学恰恰就是这样的地方,在那儿,我有机会和很多学生讨论他们的决定,一对一地探讨他们的个人问题,他们的困惑和想法,他们希望的方向……有趣的是,学生们喜欢很多事情,他们也擅长很多事情,这就导致了在一生中选一件事变的非常困难。这些问题可以用科学的方法来界定,帮助学生认识真实的自己,比如,你想做什么人,想从事什么样的工作……,要定义这些,对于学生来说,有时非常困难。我们的讨论最终都会停留在生命的目的上,讨论人生的目的,世界上发生的大事,以及你可以做什么?

我非常高兴看到学生们喜欢那么多有趣的事情,他们非常智慧并且很有天赋。从10件喜欢的事情中选一件出来的成功模式看起来并不对,很多年轻的学生并没有准备好,他们还很年轻,不想做出错误的决定。所以我花很多时间和学生们探讨,我们选出他们擅长和喜欢的所有的事情。和只做一件事相反,我和学生们谈论学习、讨论执行、讨论任何他们喜欢的东西,把所有喜欢和擅长的东西放在一起,而不是把9件事放下只做一件事。

摄图网-餐桌上的美食和高脚杯.jpg

举个例子,我邀请你一起去吃饭,你很高兴地赴约,看了菜单,点了菜,一切都很不错。第二次,我又和你说我们一起去吃饭,你答应了,然后我们去了同一家餐馆,连菜单也是一样的,你点了菜,心里感觉一般。第三晚,我又请你去吃饭,还是那家餐馆,这次你会说,我不想去那家餐厅了。这实际上是在说,我自己的心里有一个菜单,这个菜单建立在我喜欢的基础上,而那个餐厅的菜不够有创意和多样化,你已经吃腻了。这时,我告诉你说,今天晚餐会很不同,虽然我们去同一家餐厅,但去餐厅的路上,我们会停下来去最好的超市,你可以在那选择10种食材,然后我们用这10种材料做出3道菜,烹饪方法也是你喜欢的,做出来的肯定是你想吃的菜。

这个改变就是保有你喜欢的东西,这就是我所喜欢的神奇的系统,我希望毕生用之来服务、帮助他人。“把所有你热爱的东西放在一起,从中创意出对人们有帮助的有意义的事情,作为你未来生活工作的方向,你会发现其神奇的力量,这比要求你只能选择一样事情科学多了。”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的确,这是非常常见的问题,我和孩子也有过类似的探讨,当时孩子说自己选不出来最喜欢的事作为一生的定位,我们俩还为此很焦虑。您的这个系统就像是将自己擅长的、热爱的和有意义的很多事情都可以整合在一起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是的,它是通过结构性思维和对话建立起来的,它的基础是人生的意义。一方面如果你活的够长,你真心喜欢的事好像是迟早能够出现的。但,我希望它早点出现。我和很多人做过这方面的讨论,他们中有很成功的老师、医生、律师等,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人生看起来已经很成功了,但他们还是不开心。幸福不该是在人生后半程或是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才被想到。所以我回过头看人如何能够在一生中都能过上幸福、有意义、满足的生活。我希望找到方法并使之更早地帮助到他人,比如,青少年时期。我们可以每天都沉浸在喜欢的事情中,只需要在过程中做小的决定,过着充实、忘我、快乐且有创造力的生活。

摄图网-学生快乐学习.jpg

在美国,很多人会说,当我退休后,我就会去做那些我想做得事……,这让我觉得很伤心,因为你错过了人生中大多数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的机会。所以在我自己的生活经历了一段职业生涯之后,我和太太一起辞职,我们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去旅行。这一年我们经历了健康、快乐有时甚至冒险的旅行生活,这些对我们非常重要。我们没有等到退休才去做这件事。现在我每天回想起这些经历,都及时地提醒自己知道要作一个怎样的人,而不是去等待。等到退休也不是错,但这是不同的。我不再想让时间回去,当我和人们谈起这些时,我觉得当下的事情就是我正在做并且也是该做的事。有些人所等待的最好的事情,却总是没有时间去实施,那些事情最后一辈子也没有发生,多么令人伤心。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有人会说,我也很想去旅行,但我现在的生活没有准备好,我没有攒够钱,没有时间,所以我没有办法像你一样出去旅行。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我觉得必须要设立优先级,你需要为自己所做的决定牺牲一些东西,有时候是时间,有时候是钱,有时候是地点……,最终你会知道有些事情你不一定要去做,因为有一些对你来说更重要的事情,你自己会做出相应的决定。我觉得不能为了想要完美的生活而等待,尤其是在他人眼里所谓的完美生活。如果你听其他人说什么时间是最合适的时间,这个时间不是你的。你必须正视自己反问,到底什么对自己是最好的,最重要的。对我来说没有足够的钱可以吗?搬家是可以吗?此时不就业可以吗?……

其中需要考虑很多因素,有些是你必须要为旅行做出的牺牲。最终,你自己有权做出决定,其实并没有最完美的时间。你只需要思考哪些事情使你自己可以真实地对待自我和他人。当年我在格林奈尔大学(Grinnell)做院长,那时我已经在那工作了20年,我反问自己,是否还可以再干20年?我当时的回答是“不”。因为我觉得我已经做了所有我想做的事情,我在那履行了院长的职能工作,进行咨询、公开的演讲、在媒体录制节目……,我花了很多时间并乐在其中。我觉得这是一个好大学,而我不需要再继续做了。我总是和人们一起讨论如何进行改变,如何跟随自己的内心和梦想。我觉得如果我自己都不能追随自己的内心的话,我是不能和其他人说你需要这样或那样的改变的。

摄图网-城市张开感受的男子.jpg

我觉得首先,我该真实地面对自己,到了该停下的时候了。当然会有很多人说,你不能辞掉工作,你不能放下你现在拥有的生活,你不能进行骑行之旅……,这些都是特别现实的说法。我觉得听从自己的内心特别重要,我到底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是我关心的?我发现玛赫西大学所关心的东西和我真正想做得的事情特别接近,那就是我们都关心意识的发展。我们可以让大脑发展的更好吗?我们可以更加有创造力吗?我们可以将内心世界的所想更好地呈现于外在的世界吗?这是唯一一所拥有这样的冥想技术来发展我们大脑的大学,这里有其他大学没有的东西,我觉得这是我想要继续工作的地方。我希望在此探索一所大学应该向哪里发展?用什么样的战略和战术到达?并通过这些工作来回答我自己的人生命题,我是谁?我将去哪里?如何到达?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如果我是一个需要您帮助的学生,正在面临着做人生最重要的决定,您会如何通过咨询来帮助我呢?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有兴趣而不是我有兴趣,这个咨询是关于你而不是我,所以不应该是我告诉你要如何做,而是建立一个空间去为你自己心中所想的事保留一种可能性。你也许不会和朋友或家人说,因为这些探讨非常深入,但也是将来一定会出现的。它也许不会被命名或者以一个工作的职位呈现,它是关于你自己生命想要什么的探讨。而不是看起来是什么或者感觉是什么,所以我们会讨论非常简单直接的事情。

我会问你哪些技能是你真正热爱并擅长于使用的?通常我们有两种技能,我们有自然本能,我们从小就有的一些技能。还有一些技能是我们通过后天的教育和练习所获得的,这样的技能使我们非常自信且有竞争力但也常被我们忽略。我们会说,我会做这个,但只是我不喜欢做而已,即使我会做得很好。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人们做得好是因为这件事会赚到很多钱,所以带来一种感觉就是我应该继续做下去,但是这却不能给你带来充实、能量和满足,它带来的感受是,这件事让我太累了!

因此,我聚焦于研究那些人们自然而然愿意做而且会达到很高水平的行为。基础的迹象是,做什么可以让我们轻而易举可以达到很高的水平,可持续并且能够通过时间有效改进,因为另一个模型是我可以通过时间达到很高的水平,但非常吃力并筋疲力尽,这是我们都不喜欢的模型。

摄图网-一家人客厅温馨.jpg

然后我们会讨论什么是你在意的话题,什么是你喜欢谈论的,思考的,阅读的话题。关于这些可以和一些了解你的人交流获得,比如,如果你和我的朋友交流,他们会说,Steve喜欢谈论自行车、留声机、手表、和生命的意义,前面的属于我的爱好,最后一个是关于我的人生目标和定位。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些词汇可以描绘出自己以及自己的兴趣,如果我去图书馆,我经常会阅读有关人物传记方面的书,因为我想从中了解人,了解人们做决策的过程。所以我会问人们,如果去图书馆,你很自然地会选择什么来读?有些人会读报纸,有些人会读艺术方面的书,人们不自禁地谈论寻找的东西就是他们很在意的东西,这些东西就是可以被发现和定义的。

第三点是你有了一项技能,并且使用这些技能,当你做这些的时候,你想成为谁?

这里会有两个群体,第一个群体是你的同事,他们想什么,谈论什么?如何投入工作?因为和谁一起工作你是有选择的,我们经常忽略我们可以选择,有些人我们和他/她在一起时,会觉得很开心,多产和富有创造力。但还有另一群人我们与之在一起工作的并不开心,没有创造力,基本做不出什么东西。我们本能地想远离这些人,因为你会想和彼此理解,有兴趣、有共鸣的人在一起,去做更多的事情。

第二个群体是,你服务于谁?哪些人将从你的工作中获得益处?可以是老年人、年轻人、政治家、顾客……我们是可以选择的。所以,知道选择你想要服务群体很重要,你可以为此做设计。

如果你界定了这三个方面,你的技能、你在意的问题,你要服务的群体,那你要在什么环境下工作?比如,我想去美国,我想去澳大利亚,我想去中国,我想在小城镇或者大城市,我想在家工作或在办公室工作……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要,我们需要把我们的需要大声说出来。

摄图网-设计师在画图.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什么是你喜欢使用的具体的技能?您能具体解释一下吗?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可以是说、可以是读、可以是写、也可以是唱、也可以是组织能力……,比如组织的领导力,当你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人们看着你,如果我和抚养你长大的人一起交流,他们会说,这孩子从来不会谈论自己,但是他/她经常全身心地和对方在一起,而大人也乐于和他/她交流。 和他/她在一起总是很愉快。一个好领导,人们会说,“他/她真是一个好听众,和他在一起真开心,他/她从来不花很多时间来谈论自己,但他/她却可以全身投入于对方当中并且帮助对方实现梦想。”这种技能就是自然擅长也热爱的那些技能。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如果遇到不想进步的人,您会怎么帮他/她呢?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通常人们会回应我提出的问题,我会重新将问题进行组合,我会说让我们一起把这些放在一起,听起来这样你会很快乐,对方会回答是或者否。如果我们能够澄清我们想要的样子,我们就会决定怎么做,因为我们都是成为什么的一部分。描述清楚你想要的样子,然后我们会讨论谁会为你这样的生活来买单呢,我们会展开头脑风暴,如何融入这个世界,如何定义这些,如何使自己更加专业,应该受什么样的教育,选择什么样的学校,选择什么样的工作环境……

摄图网-商务客服形象.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您能举一个您做过的案例吗?我们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个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她会说,你说的都对,但我就是无法改变。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是的,这里有不同的指征,一种对方会说,这确实是我想要的生活,但现实是我无法做到,因为这样或那样的一些原因,比如,我的父母不允许我这么做,我必须要按照父母帮我规划的路走下去;有些人会说,我有家庭,我可以追求这些但我可能会失去我的家庭,好像是外部的因素阻止他们去做出改变;还有一些人会说,我理解,但我只是不感兴趣,我只是不想这么做;有些人会觉得这些想法把他们自己吓坏了,变动对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没有这方面的技能,没有信心……;还有一些人会说,我就想要赚很多很多的钱……

这些人看起来不会为改变做任何行动,或者无意做出改变,这些都是他们自己选择,不过,即使人们不想改变,有趣的是这些人还会来问这些问题,就好像他们在找答案,只不过还没有准备好去行动。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将来没有准备好,当前对他们来说不可能是正常的。这些因素有可能是外部的,也可能是内部的,但当人们知道了这些信息后,他们自己会衡量。这里不会去评判是非对错,就是让真实的想法呈现并面对它。有时候有人会找回来,他们会说,两年前我还没有准备好,但现在,我准备好了。

比如,有一个大学教授,那是一所非常好的大学。她来找我的时候说,我很不快乐,我所做到研究对我来说很重要,也很有意思,但世界上只有5个人能够理解它,只有3个人在意它。我做的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没有影响力,她的内心希望能够从事更有影响力的事情。所以,我们一起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最后她说,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做出改变。但两年之后,她回来了,她告诉我她想了很多,她觉得自己很不开心而且不能这样下去了。在接下来的两年中,我们在一起规划如何改变,规划描述的越来越清晰,她的技能,她关心的问题,她要一起工作的环境和服务的人群。刚开始,她去拜访了一些人,理解她所感兴趣的东西,最终找到了自己下一步想要的职业方向。后来她的工作影响了成千上万个孩子,她对自己后来所做出的转型感觉好多了。她并不需要巨大的改变,她还是用原来的技能开发了新的产品,只是改变了所服务的人群,增加了影响力。

摄图网-商务设计师讨论合作.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对于青少年和孩子,如何帮他们进行选择?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对于孩子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和他们讨论他们擅长什么?喜欢什么?但要避免问他们想做什么职业。因为他们对具体的职业还没有概念,这样的询问可能会误导他们。这就好比打高尔夫球,当你把高尔夫球放在球座上。你站在那里,所有的一切就很完美了。这个球就好像是你选的职业方向,当他/她击球时,球看起来是直的,但飞的越远,可能就偏离你想要的方向了。就是说,如果你选择的太早,也许刚开始很好,但是如果你到了30岁、40岁、50岁时,你发现这很可能偏离了你想要的路线。

如果选择的太早,我们可能不知道实际上会怎么样,这就是我常说的,不要选择职业,而是选择那些让你得心应手的和感兴趣的技能。拿到了大学的通知,开始学生生活,并不意味着你会毕业。如今的教育也在日新月异的变化中,未来的世界和职业都可能会发生变化,孩子时期为未来所准备的职业,再过10年之后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我不建议对孩子说你将来要成为医生、律师……,为时尚早,学生们需要时间去发展自己的技能,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参加实习对他们很有好处。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对于有些人来说,从小拥有一项技能并且发展路径也一直很清晰顺畅,比如有天赋的画家、钢琴家等等。但大多数孩子们从小接受一样的教育,没有发现并培养特殊的技能,虽然尝试了很多,但效果并不明显。这其中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去进行各种尝试,可能包括参加各种学习班,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我觉得培训孩子可能过早了,我知道有很多国家,孩子会被带去参加各种学习班和参加考试,不管你是否喜欢。这样的问题我已经在国际生身上看到了。有一个国际生来美国继续受教育,他说,我知道您所说的,我也很喜欢您的建议,但这不是我可以选的。我想这样做,但我的家庭或我的国家会要求我必须要做这些……,这其中不只是中国学生,但有大量的中国学生,他们会说我们家为了我的教育牺牲了很多,我必须要做这个……这些学生听起来做了非常贴心的选择,但是很显然,这并不是他们最想要的选择。

摄图网-宽敞明亮大教室.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有时候孩子真的会想做出比较疯狂的选择,那时候您会如何建议?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我花了很多时间和我的学生讨论如何与他们的父母交流,进行那种开放的、全面的,既能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也能够得到最终解决方案的那种交流。学生经常会对父母的开通感到惊讶,父母会说我们希望你做最好的自己,如果你有了具体计划,我们可以一起来看并支持你。但同时,大部分父母会说,如果你没有自己的计划,我们会帮你制定一个计划,因为我们不想你走弯路,所以我们会帮你。所以我常常和我的学生们说,你们自己应该积极地制定计划,然后把这些讲给父母听并使他们认同你的想法。你的计划需要逻辑、现实和可操作性。我的经验是很多时候父母会认为这个计划是可以接受的。父母会说,“谢谢你长大了,并且和我讨论你的计划,这看起来非常合理”。当我们讨论什么是现实的计划,什么是不现实的计划时,这就是在帮助学生成长为一个大人,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会随之慢慢改变,孩子会变得独立,这就是一个人的长大的过程。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在您多年的职业生涯中让您印象深刻并最想要分享人们的事情是什么呢?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我觉得最大的一件事就是人生看起来太多习以为常的事情了。人们每天花费的时间都是可以量化的,从这些时间分配上你可以看到一个人平时的生活状况。让人们去从事有激情、追随自内心的梦想而去尝试那些看起来不够现实,没有突出技能的工作好像根本不可能,这压抑了人们心中的渴望,这也是人们会来和我讨论的原因。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很多人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就像我们之前谈到的那位教授。对于年轻人来说可以一起规划重大的改变,因为他们还很年轻,我有些学生是一年以后来找我的,他们会告诉我说,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以为我会喜欢并擅长这个工作,但事实不是这样。我想要一个改变。这是很好的时机,因为他们刚刚开始。但对于那些已经走在半路上的人来说,在他们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可以停下来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做一些仍然有益于他们自己,也符合家庭的调整。

WechatIMG2_meitu_1.jpg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您如何理解有意义的人生与目标设计?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有时候我们会认为自己高估了自己,不敢设立大目标。但如果你每天都在坚持实践,每天都做这件事,最终会看到一个很大的变化,虽然影响变化的每一步都很渺小。所以,我觉得那些看起来不可能的改变,是因为那个改变太大了,看起来根本无法实现。但如果你停在那反思,你会发现那些小小的因素会起作用,直至它成为一个巨大的事情。我觉得人们之间是由最简单的事情联结在一起的,那就是我是谁?我将去哪里?我怎样才能达到目标?这就是我们每天该想的,同时也是一个组织该思考和聚焦的。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现在您最在意什么呢?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我现在在意两件事,一个是我现在工作的大学,我觉得这所大学有非常重要的教育理念,所以我来这个大学是希望帮助这所大学更好地发展,为其服务。第二件事情是我仍然很在意人,同时也在意能够推动改变的文化,以及如何建立这样的组织来帮助人们的改变。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您也进行超越冥想吗?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是的。每天两次,每次20分钟。已经有4年了。一开始进行冥想时,我就感觉得这个比我原来的冥想好多了,因为这个冥想非常容易,我觉得更加清醒,而且我更喜欢那个调研报告,就是在冥想前后的大脑对比医学测试报告。作为一个教育者,我觉得我们探讨了很多,但却从来没有谈论过如何让我们的大脑发展的更好,我觉得这个问题在这里变得非常简单,我自己就可以先善待我的大脑。如果你想让你的大脑发展的更好,内部的联结更加充分,超越冥想是非常简单的可以做到这一点的技术。当有人问我如何取得更高质量工作时,我会告诉人们我所做的超越冥想,这让我很清醒,聚焦而且对我的人际关系也很有帮助。这是我生活中非常有益的部分。

宫元年副本.png
元年:
如果您想要对年轻人提些建议,您会说什么呢?

Steve Langerud的副本.png
Steve Langerud:
第一我会说,请听从内心的声音,如果你想到了,你感觉到了,这些都是真实。第二点是当你感知到自己内心的声音时,你需要把它们大声说出来或写出来。第三就是你需要找到人帮助你,不要羞于求助于他人,这也许是我们人生中要学习的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你不能听从自己的内心,把它们说出来并求教与人,它可能就不会实现了。如果你积极地寻求帮助,他人也能够感知到。每个人都需要帮助,你也可以从中学习到如何寻求帮助,同时给予他人帮助,是无条件的那种帮助,因为想要帮助你的那些人,并不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他们只是想帮助你,他们希望你好,这就是一个正循环,非常有力量的循环。不要让自己孤独,无助,求助或帮助他人是一个礼物,既能帮到你自己,也可以帮到其他人,这对于这个世界是极其重要的。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扫描二维码进群交流

职业发展交流群.png

4.9
已有 人评价
易读性 卓越
专业性 优秀
实用性 优秀
提交
匿名评价

相关推荐

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