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元年创投、访谈、咨询
行者互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作者
关注: 帖子:274
关注: 帖子:650
关注: 帖子:43
宫元年系列访谈—心灵呵护离我们有多远?
8743
领域: 人生智慧自我成长人文艺术 2022-01-06 14:00
摘要:了解方老师,可以用以下的一组数据,2012年开始老年生命关怀,截止2021年6月30日,十方缘合作构建了遍布全国27个省4个直辖市,167个区县,276家心灵呵护组织的全国老人心灵呵护服务网络,有20多万名志愿者用业余时间义务为养老机构、临终关怀医院和社区里重症、临终老人提供心灵呵护服务,共服务121156人次老人,参与服务义工219865人次。方老师说,年轻时,我也是个愤青,后来,我改了,我觉得应该为这个社会做点事,能做一点是一点。

1641358308403853.png

本期对谈朋友:

方树功

十方缘老人心灵呵护义工,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常务理事,北京十方缘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北京十方缘老人心灵呵护中心创始人。

image.png  宫元年:方老师您好,我知道您大学毕业后也在大公司里做职业经理人,拿着稳定的薪水,做着喜欢的项目管理工作,可以说是比较早期的白领,是什么原因让您在2012年进行了一个职业转换?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我出生在1967年,那个年代提倡四个现代化,科技救国,梦想好好学习,通过科技强国。大学时在哈工大学航天机械电子类,毕业后分配在航天部运载火箭研究院工作。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国内设计能力很强,但是东西做不出来,生产工艺和管理制约了我们的发展。

90年代末,一个偶然的机遇我去了联想工作,在联想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当时我们和那些顶级的计算机生产厂商用的原配件是一样的,生产线也是一样,管理也是一样的,但生产出来的产品品质和价格就是不一样。后来我去德国的工厂参观,发现其实除了管理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人对于产品投入的热情和心力。德国的工人们是如何面对生产的?他们不仅把工作当成生存的方式,更多把工作看成一种生活方式,工作特别认真。

由此我发现,真正的国家富强不仅仅是科技、工艺、管理......其实还有一个很核心的需要,就是人的内心,人对生命的认知,对生活和工作的敬畏和热爱。

摄图网_501135877_wx_沙丘落日(企业商用).jpg

2002年国内有报道,有养老院失火,老人被烧死了。我当时不相信,就去调查了一下,结果发现是真的。因为那个年代,养老院除了国营之外,私营的都是临时租民房子来运营的,房子着火以后,因为楼道很窄,电梯是民用电梯,不能动的瘫痪的老人病床根本推不进去,所以人会烧死,这个问题最核心的其实是养老院的设计问题。

刚好那时候有很多朋友想建养老院,所以我就转行了,去做养老院的规划设计。在规划设计的几年里,去国内外调研,发现养老院的建设其实是有一套建筑标准的,这样就能最大限度地保护老人的安全。四年以后,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的老师们把那些经验汇总后,形成了养老机构的建筑设计标准。此后国内再建养老院必须要符合这个标准,这之后就少有养老院着火烧死人的现象,一个标准就有效解决了一个社会问题。

2006年前后,又出现了养老院的老人洗澡时被热水烫死的事件,令人难以置信,我调查后发现也是真的。那时,大家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老人,都是从市场上找保姆。保姆给老人洗澡,重症老人的感官不敏感,洗澡时总嫌水太凉,所以保姆就会把水调热,但水一热,老人皮肤耐受性差,把皮肤灼伤了,之后引发并发症就去世了,很多养老院为此引发官司,倾家荡产,最后倒闭。

在调查中,我遇到了联合国老年研究所的特里易斯教授。他告诉这里根本的问题是护理问题,护理老人是个行业,所以要从行业和职业角度去解决这些问题。后来香港汇丰银行资助了一笔钱,给全国护理人员进行职业培训,邀请特里易斯教授来讲课。这个工作做两年多以后,慢慢形成了国内培训护理员的一套标准和培训体系。后由民政部牵头,把它制定成了中国养老护理员的培训标准,同时设立了养老护理员的职业。

此后,所有养老院每年年检的时候,都要求有一定比例的从业人员必须要拿到养老护理员培训资格证书。2009年时,国内这种现象就很少发生了,国家从技术和职业的角度出发,就可以有效降低这种恶性事件的发生。

摄图网_500313251_wx_认真写文档的年轻医生特写(企业商用).jpg

2010年,养老院有老人自杀的现象,调查数字显示,我国老年人的自杀率每年都在上升。为什么?这些老年人不是没吃没喝饿死或者痛死了,核心问题是中国老人90%无明确宗教信仰,对死亡了解的不多,面对死亡,或诊断自己的身体得了绝症后,就会出现情绪暴躁和绝望自杀等现象,这是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

欧美国家98%的老人有宗教信仰,医院牧师可以为重症临终老人提供心灵呵护的专业服务。我们国内的老人,只有10%的老人有信仰,90%的老人没有明确的信仰,所以遇到生命变故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情绪上的变化。有一种说法是说现在人的器官都可以换,要有四千万的存款的话,肯定能活到140岁。从原理上来说,任何器官都可以换,但是真正等人病了以后会发现就算有四千万,或者有很好的医疗资源,也不是所得的病都能治,这让那些有钱或有资源的人很绝望。

当时看到这种现象,我就想做点什么,也希望国家能解决这个问题。后来民政系统的领导说,全国有四千万重症、失智失能临终老人,国家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去做这件事。我去找了宗教组织,宗教组织说佛度有缘人,有宗教信仰才可以帮助他,没有宗教信仰,去养老院帮助老人往生是不合法也不合规的。

心理咨询行业做临终关怀的人不多,收费也比较贵,最低一小时1000元,加上路上时间可能一次就需要2000元成本费,这是一般老人承受不了的。因为找不到资源,我就陪了几个老人,在陪伴老人过程中,完全颠覆了我对陪伴老人的认识。

第一个认识是,人遇到死亡的时候,生命会有很大的飞跃。人们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确实是这样。有的人,当自己的亲人去世了,突然一下长大了。为什么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突然有这种大变化?在陪老人的时候,我感悟到仿佛我自己的生命也到了最后阶段,突然明白自己的一生要寻求什么?一生应该怎么过?陪完老人以后,我还有几十年可以重新活过。

所以,陪老人,不光是你在陪他们,老人用生命也在陪伴教育我们,是生命彼此的陪伴。

图片2.png

image.png  宫元年:我曾经跟十方缘的义工老师一起去过两三次养老院,之后在国外和朋友也去过三次养老院,这些体验还真是深受触动。第一,他们衰老的身体会让我珍惜年轻和健康的身体,提醒尽可能抓紧时间选择做喜欢的事。第二我发现这些老人需要的东西已经很少了,尤其是对于金钱。一次我和朋友去养老院陪老人打牌,我的朋友开玩笑对赢了的老人说,“你想要一瓶可乐还是100美元”?那个老人认真地迟缓地说,“我要可乐”!

的确如您所说,国外的老人可能会因为有信仰就少一些恐惧彷徨。在北京养老院的老人家,喜欢给我们讲他们年轻时候的事儿......我听下来,您在跟老人的交互的过程中,思考围绕着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我自己的问题,比如有面子、票子、条件等等实际问题,这是为什么?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这个启示和香山养老院一个重症老太太有关,她每天除了吃饭,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90多岁了,大家给她起个外号叫孟姑娘。她瘫痪了十年,人已经抽缩到只有八九十公分,特别轻,像孩子似的。有一天我去,孟姑娘刚好醒过来,吃完饭还没睡觉,我很好奇,因为她脸上一点儿褶子都没有。我就问她,“我每次来您都在睡觉,这是为什么?您应该和我们一样可以少睡点儿觉,多看看世界,多交流交流。”

摄图网_500488505_wx_海天一色自然风景(企业商用).jpg

她说,“我睡觉时,可以看到所有的事儿,听到所有的事儿,我常做梦,梦里丰富多彩,有时候梦里遇到悲伤的事儿,我突然能知道我是在做梦,我就告诉自己这是梦,这样我一下就可以醒过来,醒了我就解脱了,所以我觉得我睡觉就是生活,就像你们醒着一样的。”

我当时一听,特别震撼,因为她把梦当成人生,而我们的人生何尝不是梦呢?人生如梦幻泡影,梦和人生一样,她原来是醒悟者。她在痛苦的梦中可以知道是梦,可以醒来,那现实中我们经历人生的风风雨雨,会有很多痛苦,我们怎么不知道这些痛苦也和梦一样,马上让自己醒来,免于痛苦呢?如果我们能从这些情绪中跳出来的时候,肯定会感到人生无穷的自由,就会摆脱痛苦了。

image.png  宫元年:这不就是《心经》要告诉我们的吗?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对,那时我感觉对生命有了无穷的认识,突然能感受到大千世界,突破了我们通常的定义。遇到如何事情,我们的眼耳鼻舌身,会形成自己的定义,然后经过分析评判后就形成了我们的情绪,会有很多情绪爆发。当我们看到这些情绪不评判时,会发现,这个世界瞬间就安静了。有了这个领悟我对生命的那种喜悦无以言表,所以到2010年,我感觉自己就像中了一个亿的彩票似的,见人就跟人去分享陪伴老人的喜悦。

到了2011年,我们十个朋友成立了十方缘老人心灵呵护项目小组,希望一起去体验我说的那种状态。我们希望陪伴100个老人,结果不到三个月,就完成了目标,到2011年年底,已经陪伴1000人次老人。倒不是我们天天去,而是我们每次去陪伴老人后都会分享,分享后再去的时候,大家会把自己的好友,丈夫、妻子、孩子都带上,所以我们很快就发展到300多人。到年底,我们就思考一个问题,能不能为全国四千万老人都提供这样的服务,让每个人都在爱中回家,在宁静祥和中走完人生最后的路程。

图片3.png

2012年我们就在北京市民政局申请成立了公益组织,当时的民非现在叫社会服务组织。当时全国没有这个行业,更没有主管部门,北京市民政局调研后觉得人人都会老,家家有老人,这是社会需要的,所以2012年的1月10号北京市民政局特批成立了北京十方缘老人心灵呵护中心。

2012年成立以后,我们进行了业务精准定位,专注在心灵呵护这个点上,服务90%没有信仰老人。我们把客户群体进行了细化,专注的事儿也明确成一句话,为了解决临终老人惧怕死亡,需要心灵慰藉这一社会问题,志在为全国四千万临终老人提供心灵呵护的服务,使老人在宁静祥和中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

当时我们也确定了共同的价值观,就是每个生命都需要被呵护,都需要被尊重,都需要被看到,所以我们不分析、不评判、不下定义,就是爱与陪伴。这形成了我们的愿景和伦理,陪伴生命,喜悦成长。形式上我们在陪伴老人,其实老人也在陪伴我们,所以我们明确的使命就是用爱与陪伴为生命服务。

总体的战略是与十方缘建立爱的连接,连接起来,一起去为老人提供服务。我们三个战略目标,第一,为全国四千万临终老人提供心灵呵护的服务;第二,要让临终关怀、心灵呵护成为一种职业;第三,每个十方缘都是弘扬生命关怀的系统引擎,每个人都会学会这种方法,呵护好身边的亲人和自己。陪伴生命,呵护心灵,成就自己,我们不仅是共同参与,同时也是共同受益。最后总结成一句话,我们要让自己宁静祥和,老人就会祥和,家庭,社会,国家,世界也会更祥和。

摄图网_401796808_wx_蜡烛祈福(企业商用).jpg

image.png  宫元年:这些年可能没有收入甚至收入很少,您有没有犹豫过,彷徨过,迷茫过?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是的,有那样的岁月,当时,有一件事对我触动特别大,那是2010年的时候,有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请我陪他的一个好朋友,朱大姐,她得了绝症住在凤凰岭护理院,丈夫和孩子在国外。

我去见了朱大姐,当时她的身体已经特别虚弱了,除了脖子能动,全身都不能动了。但她面容特别的祥和,很圆润。见了面以后我就说,朱大姐好,您的好朋友介绍我来看看您。她就问,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号码是多少,你的历史给我讲讲。

那天我跟她聊了半个小时,她调查我的历史,像政审似的,我当时觉得还挺难受的,我想我去看她,她倒把我审了一个底儿掉......转念一想,她是重症老人,就别计较了,问什么就说什么,过了半个多小时,护理员要给她用药了,我就告辞了。

摄图网_401609411_wx_医疗团队(企业商用).jpg

过了半年,我那个朋友又给我打电话说朱大姐估计这一两天就要走了,要我再去看看她。我应邀前往,看到朱大姐。虽然她很虚弱,但她看到我以后,马上叫出了我的名字,而且包括我的身份证号码和手机号,我当时惊呆了。朱大姐乐了,她说我的智商是147,外号是爱因斯坦的表妹,复习一个月就考上清华了,每次复习一个礼拜,就考全年级第一,所以毕业时,政府机构要她,自然科学也要她,后来她父母觉得女孩子,从政比较稳妥一些,所以就从政了,从政以后也特别棒,十年精通六门外语。

那天她跟我说:“大家都说我特别幸运,长得好,智商也好,情商也好,婚姻美满,有老公有孩子,没受什么打击,一生特别圆满,但我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这一辈子,很不甘。”朱大姐说,“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从事自然科学,我相信,我一定会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

她告诉我说,人这一生,最关键的是能做你喜欢做的事儿,到临终时,不后悔!听到这里,我的头嗡的一下。那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护理院出来的,地铁都过去五辆了,我都没上去。我一直在问自己,如果我临终的时候,我如何才能不后悔?我突然发现科研、管理、项目......这些我都喜欢,但和陪伴生命的喜悦相比,我更喜欢陪伴生命中的喜悦。那天我确定了自己想做的事儿。12年了,好多人都说,是不是很辛苦?是不是特艰难?我想说,形式上可能会遇到很多困难,但在我内心深处,觉得这是我喜欢做的事儿,就像年轻的时候遇到初恋一样,陪伴老人就很快乐,没别的。

摄图网_501740383_wx_海边情侣坐在沙滩看大海背影(企业商用).jpg

image.png  宫元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在设定目标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有钱赚才干,没有钱赚,可能不一定会愿意投入,这是正常生活的保障和获得感的需要,您的家人有没有给您压力,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冲突,怎么解决?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您说的这个问题,从开始做到现在都存在,只是做这事的过程中,我真的能感受到陪伴生命,喜悦成长,感受到是老人给了我机会,让我不停对生命有认知和超越。后来在做组织时发现做组织的过程,也是自我超越最好的机会,因为会面对各式各样的挑战,每超越一次,就是生命的再次超越。我会发现真正的生命其实毫无意义,唯一的意义就是感受到生命毫无意义,所以有可能活出生命无穷的意义,人就会有无穷可能性。

这个问题,现实存在的冲突,当看到这些问题的存在,感受到这冲突存在的时候,这些情绪就剥离了。人这一生,都会有这些方面的事儿。所以我跟你分享了朱大姐的事儿,她用生命最后的谈话告诉我人这一生最重要的是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到死也不遗憾,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的底层逻辑吧。

我爱人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还同桌,这么多年,她其实特别希望我做点大事儿,然后,经济上、物质上也比较丰富,这是她完美丈夫的期望。都是个平常的人,我面对这些问题,有两点,第一,学会认怂,承认自己不完美,看到自己的冲突,承认自己解决不了这些冲突。第二,和亲人合作伙伴坦诚交流,把自己的想法分享出来。这种纠结,软弱,还有认怂,我觉得都是很正常的,看到它陪伴它就好。现在是商业社会,我觉得自己不是不爱财,也不是不缺财,就是选择了自己的喜欢而已。

摄图网_401413865_wx_商务男士(企业商用).jpg

image.png  宫元年:一个组织能够发展壮大,光靠喜欢还不行。组织良性发展的能力提升和组织治理方面有什么方法?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2013年,最大挑战出现了,当一个组织去服务这些老人的时候,养老院就会问我们,你们的技术是什么?这个问题把我们问住了,因为全世界做临终关怀的心灵呵护领域的,用的全是宗教的技术。所以当时很痛苦,2013年时,面对养老机构对组织提出这么大的挑战的时候,国内外没有可参考现成的经验。后来我们用了最笨的方法,我把全世界和心灵呵护相关联的技术方法全部搜集过来,有480多种,做对比实验。那时,北京刚办完奥运会,奥运冠军经常用一个心理测试仪器,叫快乐芯。就是有个传感器,夹在耳朵上,然后通过一个传感器接到电脑上,能够测试每分钟,每一个人的身体特征指数几十组,然后判断出来对方心情的好坏。电脑上有个菩提树,心情好的时候树就开放,不好就萎缩,我们用这个监测仪,从480多种技术里提取出来108种比较有效的,再后来,为了普世,就总结出来十个技术,叫十方缘老人心灵呵护十大技术。

摄图网_501584566_wx_公益环保双手捧爱心(企业商用).jpg

这十大技术不用任何工具,比如目光祥和注视,呼吸法,接触法等。总结简约到十个管理技术和工具,这样大家很简单的就可以做这些基础的管理了。现在更方便了,我们做成了一个微程序了,一个手机就能管理了。开发技术的同时,组织管理上我们也在探索,商业那种管理不适合我们,在这个情况下,我见到稻盛和夫先生,我觉得他不仅仅是商业奇才,其实还是日本禅宗的掌门人。我在成都碰到他时,请教他我的组织该如何管理发展。他告诉我,其实真正的管理,都是形式上的东西,真正的本质是自己生命的通透。作为人,何为正确,让自己能活出生命的意义!

image.png  宫元年:你们的组织都在外部,比如义工和其他社会或商业组织,你们是如何拓展壮大的?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首先定义一下什么叫义工,义工就是用业余时间去服务老人,在服务老人的同时,自己的生命也在成长。我们对义工有五大要求,第一,要呵护自己的身体和心灵;第二,要学会十方缘的呵护技术,要呵护好自己的丈夫、妻子和孩子;第三,用这技术呵护双方的父母;第四,义工伙伴间要彼此呵护好;第五,有闲暇时间来参与到老人心灵呵护的公益事业中来。参与进来以后,我们把义工分成五个星级,一星,有意愿来做这件事儿,但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服务别的老人,这样,我们会把技术教给他们,用这个方法去服务好自己家老人就好了。二星,愿意为其他人服务,用业余时间去服务老人,但不能独立服务老人,协助别的义工去服务老人的助理工作。三星,经过考核认证后,可以完全独立服务老人。四星,不仅掌握了技术,在自己的家乡或所在区县还愿意组织一些人去服务老人。五星,愿意把这些技术方法,通过讲课的形式分享给所有需要的人。

摄图网_501103408_wx_老师拿起粉笔(企业商用).jpg

我们的发展基本上是一年解决一个重点课题。

2014年,我们的课题服务如何确保质量?因为对义工来说,你服务100个老人,有一个没服务好,失误率是1%,但是,对临终老人来说,也许你服务就是他人生最后一次。如何能做好质量?当时的挑战就特别大,因为老人体力,智力没法做前测后测。用仪器去检测,也特别不人性,特别浪费人力物力,最后在摸索过程中,发现可以用全面质量管理ISO9000来管理。就是无法控制最后的结果,但可以把服务老人的100多个流程控制好,确保老人服务是好的,再加上客户满意度调查,这样大概率能确保每次服务老人的品质可以控制在一定的范围。我们是国内心灵呵护公益服务行业第一家通过ISO9000认证的组织。

2015年,南京、长沙在北京学完技术以后,也去地方建立了十方缘,但建立以后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在全世界的范围,对这些没有宗教信仰老人的心灵呵护的资金从哪里来?政府购买是有限的,也不是所有企业都愿意和死相关联的临终关怀进行捐助,资金还是很匮乏的。那时,刚好全国上下都在搞众筹活动,我就想,为什么我们不能众筹一家基金会,专门为这个领域这个事业服务?有了这个想法以后,就发了微信,在朋友圈50天之内就有212个人,每人凑了1万块钱,就组建了十方缘公益基金会,当钱凑齐那一天,我就拿那钱去民政局进行申请注册,后来在2015年的6月5号,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批复成立了北京十方缘公益基金会。

有了公益基金会后就确实就不一样了,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进行募款,任何组织也可以利用我们的平台来为这个行业募款,我们的善款也会支持到组织发展,从那以后,每年我们都会资助几十个组织,各地的组织发展就会发展的很快,每年能翻一番。

摄图网_401008658_wx_创意箭头场景(企业商用).jpg

2016年,最核心的是解决培训问题。理论很容易说明白,但实际是要手把手的教。师傅带徒弟如何能做到?学员来北京学技术,生活成本特别高,怎么才能把这些技术普及下去?当时就在琢磨怎么通过技术解决普及规模化培训的问题。这时南都公益基金会,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思想理念的支持。后来在卫健委下面的中国生命关怀协会里,我们申请成立了心灵呵护工作委员会,相当于全国大协会的二级协会,专门负责临终老人的心灵呵护。这个协会成立后,我们就把十方缘组织标准优化成团队服务和培训标准及技术考核标准,后来又把组织管理做成了微信小程序,这样,任何一名义工,只要实名注册以后,所有的服务和数据,通过一个手机全部可以跟踪,管理。任何人在任何地方想学这技术,通过手机就可以学习。现在我们有了现成的操作化手册和软件,软件执行就可以了。从那以后,每个月最少有两场全国的大型培训,网络上天天的培训,全国各地的组织都可以在当地去申请承办全国的培训,培训工作等于是全年不断,一年20多场为组织提供了技术保障。十方缘公益基金会给这些组织提供了资金支持,行业协会提供免费的培训支持,所以组织发展很快,每年都在翻番,截止到2021年12月全国已经有300多家做老人心灵呵护的组织了。

2017年,更大的挑战是组织每年翻番,那么多组织,那么多人,如何能把服务,完全做到位?所以在2017年的时候,我们发现想把一件事儿能做的很精准的话,要有产品的思路。因此通过设计思维把服务老人做成产品。我们花了很长时间研发了三款产品。

摄图网_500792598_wx_服装设计师设计服装工作状态(企业商用).jpg

一号产品,服务现在很多想学习护理技术没有时间的年轻人,和刚刚退休的50-60岁的人,他们需要短平快的产品,我们前后花了三年时间,跟踪了十个家庭,用十种不同的技术,拍了十部纪录片。最后把这纪录片剪辑成微纪录片,一个片子八分钟。我们这十个微纪录片放到一个微文里头,再加上案例、加上理论、加上评论、漫画之类的,就形成了一个微文,只要任何人想学但没时间,通过视频就可以自学了。

二号产品,爱与陪伴一堂课。就是服务社区、学校或企业等的培训课。我们把授课内容浓缩到三个小时,现场讲授,在课堂学会一项技术。我们在全国培养了100多个老师,任何地方凑够20个人需要讲课,我们就直接过去开课,现在已经讲了3000多堂课。很多大型集团的团建也用这种方式。大家用三个小时学会一项技术,马上能用起来。当天学会用到自己的家庭呵护自己家老人和亲人,用到工作的伙伴中去。

三号产品,把行业协会进一步优化,在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共同成立了一个大项目:老人心灵呵护服务网络。只要你所在的组织愿意成为服务网络的会员单位(免费),我们就提供全套的培训,再提供资金募款平台的支持,这样,任何组织想做事就比我们创始的时候要方便多了,我们摸索了五六年,他们现在一上手就可以学到技术,得到资金支持。

摄图网_500562491_wx_支持(企业商用).jpg

2018年,通过产品发展非常快,服务行业份额已经达到95%以上,每年能做四万多人次老人服务,但和四千万老人的需求相比,还差得很远。所以就大胆尝试将技术开源给养老行业,家政行业和医疗行业的从业人员,这三大行业做职业培训的时候,就把十方缘的技术叠加上去。

2019年,走入小学,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精力,把爱与陪伴一堂课进行了优化,进入了小学。作为小学生入学的第一堂课,先给他们讲讲什么是生命,人为什么活着,怎么陪伴爷爷奶奶,同时也是给家长们讲课,教育孩子自己要明白生命是什么。

2020年,疫情来了,倒逼我们去开发网络服务,我们实现了两个突破,组建了农村和国外十方缘,我们的做法是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完全可以找基础的志愿者,只要会手机操作就可以,通过手机和老人连接上进行服务。之后我们在全国招募志愿者,通过手机视频就可以服务老人。

2021年,我们一路从公益走过来,发现要真正解决这个社会问题,必须要作政策倡导。这件事要真正解决,需要政策的推动,所以今年我们和中国公益研究院合作,完成了一份研究报告,准备明年提交两会,报告内容是希望把临终老人心灵呵护这个服务纳入医保报销名录。这样,任何老人都可以享受到这样的服务。同时做这个服务的人,就是个职业,和医生是一样的,公益服务做一个政府兜底服务的补充。

摄图网_500533173_wx_信息保护(企业商用).jpg

image.png  宫元年:经过您梳理十方缘的成长,这个事业从无到有,到发展壮大到现在的规模,在这个过程中,看得出您是很讲究方法和复盘的。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是的,到最后这个生态不可能是一刀切,公益有公益的模式去服务,商业有商业的服务模式,至于政策倡导以后形成一种职业,那就是职业的游戏规则。也许将来,有人就把它作成一个商业项目,也是一种补充,这就形成了一个生态系统。

image.png  宫元年:在组织裂变的过程中,是什么原因让您没有偏离?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就像去西天取经,也像阿甘跑步一样,一批人去推动这个社会问题的解决,其实每年那些大的挑战,都是自己内心世界的挑战。12年走过来,有无数失败,摔了无数跟头,犯了无数次错误。没有偏离的原因是因为愿望,任何时候我都在想,如何让四千万老人得到这样的服务?从这种思路去思考的话,很多问题都会有了新的看法和解决方案,就不会被困难捆绑住,会超越很多东西。

摄图网_401749752_wx_C4D创意优势箭头(企业商用).jpg

image.png  宫元年:那如何保障组织的运营纯度?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为什么要和协会相关联,我们在服务老人的时候确定了一个双免原则,就是说服务老人是免费的,培训义工是免费的。你去服务老人,老人也不会记住你,服务者是匿名的,所以服务老人是没有钱可赚,没名可图。做完这些事,还要把所有的资料全部上传到网络上,接受公众的监督。愿意做这些事的人,没必要作假。

image.png  宫元年:您下一步的梦想是什么?

摄图网_1640085189.jpg  方树功:我们想要把这种方法,技术对生命的认知普及到千家万户,还需要用艺术的方法,用短视频,用电影或舞台剧的方式,让几亿人都能感悟到陪伴生命那份喜悦,了解生命的真谛,更好地呵护好自己的父母和爷爷奶奶,让每个生命在爱中回家。

摄图网_500437354_wx_妈妈在家里教孩子画画(企业商用).jpg

十方缘能发展到今天,和很多人的帮助密不可分,15、16年我们在您和吴博士的帮助下开始做知识管理,我们的人力物力各方面不可能像大企业一样,当时内部人都说我太超前了,图名图利就想和世界五百强一样去做那东西,尽管你们的咨询是免费的,但活还得大家干,但大家都不愿意去做那些梳理工作,觉得这和服务老人不相关的。但我觉得吴庆海老师讲的特别好,把精髓讲出来了,我想没条件就用简单,但方式把最精髓的核心知识梳理出来,这样遇到任何事,我们都有底层的DNA,所以顶住压力在内部对知识进行了盘点。我们采用了最原始的方法,数据直接放在硬盘里。后来真的遇到了很多天灾人祸的事儿,但幸运的是只要U盘在,这些年的累积就可以分享给无数的人。知识沉淀是十方缘的灵魂,可以分享可以复用。

image.png  宫元年:无意中收获了一个很好的知识管理应用案例。感谢您的关于坚守自我与成功的好故事。(本文完)

元年访谈,期待听见好故事

摄图网_1629364916.jpg

孙行者微信二维码副本.gif

4.5
已有 人评价
易读性 优秀
专业性 优秀
实用性 优秀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

7讨论

所有讨论

刘新格 Luke
他太棒了!
5# 2022-01-18 22:27
elsajia
想做义工去养老院陪伴老人,联系哪里可以申请?
  • 宫元年Nancy:@elsajia 可以在网上搜索“十方缘”
4# 2022-01-18 18:24
十方世界,无量众生,随喜赞叹!
3# 2022-01-18 16:16
咨询
十方善缘,慈悲天使
2# 2022-01-16 08:00
田蕾_Lei
太好的文章,内容
1# 2022-01-07 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