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匠心 行者匠心栏目访谈人宫元年,带你感受不同的人生哲学
专栏
宫元年创投、访谈、咨询
行者互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作者
关注: 帖子:3
关注: 帖子:502
关注: 帖子:66

打赏排行

在人生的任何阶段,我们都有成长的自由
领域: 安全健康自我成长思维模式 2021-03-18 09:30
摘要:她叫戴晓橙,她是加州注册心理咨询师,她是健康心理学的践行者,笃信成长的潜能,在人生的任何阶段,我们都有成长的自由。如果有话想要交流,欢迎加入我们的探索自我的公益课微信群,让我们有机会听见彼此,相互支持。

WX20210316-143849@2x.png
探索自我的公益课微信群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晓橙你好,可否简单介绍一下你的工作和你自己?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我叫戴晓橙,在旧金山湾区待了10年,今年刚好是第10年,正在准备海归。我20岁进入大学,在医学院十年,专业是临床医学,后来觉得治病不如提前预防,所以研究生转到了预防医学,做健康传播。毕业以后一直在医学院工作,2011年来到湾区,一直想做老年学,但没有合适的项目,就去读了心理咨询。

在中国文化当中,很多家人会成为照顾者。我自己作为专业人士通过心理咨询,我日常的工作对象包括小孩,年轻人,老人,也有伴侣,家庭的咨询等等。

从大学开始,我就发现自己是一个喜欢和人打交道的人,所以我一路走来,不管是学医还是做咨询师,都走在我自己非常感兴趣的领域,总体没有变过,都是健康行业。照顾包括家里非正式的照顾,也包括专业的照顾,在美国就是照顾者,从广义上来说,咨询师及护士都属于照顾者。

摄图网_1615868494.jpg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隔着屏幕我都能够感觉到你跟人打交道的激情,在20年的工作中有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可以说说?特别重大的事情,就是给你的内心造成非常大的冲击的案例或事件。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很难说,我的人生一直是非常平淡的,非常顺利的过程。但如果说有什么事改变了我自己的观念,对我的人生有影响的话,可能是我在医学院工作的时候。

那时候我在读研究生,也在工作,在工作当中遇到了一些挫折,我本身是一个大大咧咧,开朗外向的人。在那段比较困难的时期里面,我发现自己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变了。那个时候常常觉得对着墙一个人的时候想哭,早上会很早醒来,因为我是学医的,我知道自己好像我进入到那种所谓的抑郁心境,不一定会被诊断为抑郁症。

这肯定是不正常了。那时让我意识到自己心理上遇到困难了,并不是个人性格或者是自己想得开想不开的问题,很多时候其实有环境的因素,环境的压力在那里。这个经历帮助我了解到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在人生的某阶段遇到这样一个时刻,觉得自己非常脆弱。

后来因为换了一个环境,我很快就走出来了,都没有去找咨询师或其他专业的帮助。回过头来看我选择做一个咨询师,也是因为这段经历对我非常有启发,会让我觉得每个人在人生的某个阶段都有可能需要人拉一把。不管是抑郁也好,焦虑也好,或者陷入到很多的自我怀疑的状况当中,这些可能发生在每个人身上。

摄图网_1615868717.jpg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是的,我也有感受。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人生就是在前进和自我怀疑这两种思维里面交替着,一方面你会自我怀疑,一方面你还要往前走,这个说法在很多的企业家身上体现的更明显了。商业每天都面临着很多的不确定性,每天都会有很多的自我怀疑,但是团队必须要往前走,人如果可以在自我怀疑的同时继续往前走,一定需要坚定的自我认知。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也许这种现象会被归结为这个人很坚强,有一个强大的内心。从我的角度,我觉得这是一种人生的张力,一方面足够自信,可以放开往前冲,另一方面非常谦卑地时刻地想着我自己还不够好,我会觉得这是一个张力。

它可以在一个人身上同时存在,很多时候我们会觉得我怎么那么矛盾,但事实上我会觉得这种张力是必须的,你一直往前冲其实并不见得是好事儿;然后你一直缩,显然也不利于你的发展,只有保持这种张力才是好的。

再外延一点,一个人到底是想要回家还是想要出去看看,这也是一种平衡和张力。向外寻找还是向内寻找,也是一种平衡和张力。当我们看到平衡的人生,健康的人生就代表着这两股力量的平衡,我们接受这两股力量,然后又能够评估当下的阶段,让哪种力量占上风,能够接受就可以了。

我并不把它归结为一个人是不是足够强大,是不是个英雄。能够看到自己的不足,同时继续往前走,我会把它看成两股接纳的力量同时作用在一个人身上,带来启发,不断往前。我们要接受我们身上的各种力量,接受我们的复杂性,甚至有时候张力有可能不止来自两个方向。

摄图网_501443154_wx_女商人头靠在桌子上(企业商用).jpg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每个人可能都会经历一段抑郁焦虑不安的时间,你自己换了个环境,后来走出来了,可能还有很多的人,没有办法换环境,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去帮他们呢?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环境也不是我自己主动换的。当初我的男朋友(现在的先生)跟我说没有关系,如果说真的不开心,我们就算辞掉这份工作也无所谓,这个基础的安全感,给了我一些勇气。

后来意外工作调动,环境改变,让我能够有重新开始的可能,很快就调整过来了。我觉得它带给我们所有人的启示,就是当我们陷入到一个情境当中,觉得好像没什么路了,这时告诉自己先停下来,去找你身边你最相信的人,跟他们聊聊是不是真的没路了,是不是像你想象当中的那样没有路可走了?

他们会告诉你他们眼中的状况,通过他们对你现在的状况评估,你会发现其实有时候你觉得无路可走,只是外界环境带给你的压力太沉重了,并不一定只有一种方法,即直面这种压力才能克服这种压力。

我现在的来访者当中,有很多是因为工作上的困惑困难,甚至一些职场的冷暴力,引起他情绪上的一些反应,我想告诉这些伙伴们,工作只是我们人生当中的一部分。你还有很多角色,作为朋友的角色,家人的角色,甚至是父母的角色,成年子女的角色,自己的角色......当你能够看到你有很多角色的时候,你对于工作人、打工人这样一个角色,就会没有那么钻牛角尖了。你可以换个组,可以换工作,甚至可以换一个国家。在美国会碰到没有工作签证怎么办?换一个国家都不要紧,你还有那么多角色,还有那么多可以做的事情,这就使得我们不太会被当下的困境所困住,有了更多的自由。如果有人困在这样一种环境当中,去看看你还有哪些角色,还有哪些角色你真的很在乎。

摄图网_401721558_wx_劳动节水彩劳动者画简笔画(企业商用).jpg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当一个人困住了的时候,让他看看在生活当中还有哪些角色,关注到一些更多的地方,也许别的地方能够感觉到开心,也许可以去做别的,从其他出口走出来。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是的,这是一个自己内部的功课,我来看看我还有哪些角色,先停下来,跟你所信任的人聊,这就是社会支持的一部分。如果你不喜欢跟朋友聊,但你感觉到看不到快乐了,状态不对了,不像自己了,你也可以去找专业工作者,比如说找医生,找咨询师。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这个方法可以帮到很多人,我觉得这个时代可能遇到同样情境的人还蛮多的。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如果跟现在这个时代结合起来,我非常想和职场人说一句,职场环境很复杂,有时候如果觉得自己卡住了,可能是我们自己在成长上遇到了一些困境,也有可能是我们在工作环境当中的人际关系困境,甚至这种人际关系还不是你自己的人际技能造成的,很有可能是对方的问题,这种情况下重要的是你不要去想着改变对方。如果有一个明确的指向,压力来自于某一个人,千万不要想妄想奢望你能够改变对方。这种情况下,对方也是会有一些人格因素在那里,是无法改变的。

摄图网_500543857_wx_地震祈福(企业商用).jpg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你怎么看待人的信念,信念在困难过程当中发生的作用?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您想要说在一个人的成长当中,信念是不是能够真的是像明灯一样一直指引着他,如果遇到一些纠结的事情,在彷徨的时候,也能够单纯靠信念就能走出来。

信念我们常常会跟信仰结合在一起。在我的工作当中,我会用一个三层概念:第一层是思维想法;再上一层叫相信就是信念;然后再上面一层是我的价值观。我在做咨询的时候,我会发现其实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面对真正对你有意义的,真正你需求的价值观这样一条线。

要不要保持非常坚定的信念,然后让它能够指引我往前走。我会说这个过程是一个不断了解自己,信念也好,价值观也好,各种小癖好也好,都是一个自我了解的过程。

了解了自己,然后知道当下这个阶段,最想要去的方向,顺着那个方向可以设定几个阶段性的目标。当你在日常生活工作中碰到你不想做的事儿,泄气的时候,知道自己的价值观,什么东西是我想要的,我最想要追寻的,知道当下的目标是什么,就有决定了。

到底是应该朝我的方向走一步,还是跟你的方向相反的。比如,我的价值观是我应该做个好学生,然后我要准备复习,但是我现在真想放弃掉,感觉压力好大,想去打游戏。是否打游戏这个决策点,它有两条方向,一个方向是靠近目标价值观的方向,另一个是偏离目标价值观到方向的。

这个时候,然后你要告诉自己,不是现在就要完成目标,而是说现在能不能朝我想去的方向走一步,至少也不要走到远离我目标的方向。通过这样一个例子来解释我的想法、信念、和价值观。

摄图网_300243821_wx_商人腿的最佳视角选择他的方式找你自己的路(企业商用).jpg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比如一个职场人士,价值观一直是要成功,但看到很多人学佛以后,可能很多事情都看开了,可能并不一定要追求那种成功了,这对人的改变是很大的。我们中国儒家的教育里,是很强调信念的,信念可能就战胜了所有的抑郁和很多的彷徨,行动特别清晰。没有坚定信念的支持,外在的环境非常宽容,是不是更容易迷失。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如果说这是跟宗教相关的,作为一个咨询师,我会说宗教相关的力量非常重要,对于教徒来说,不管你信哪个教,都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在你走出人生困境的过程当中,都有非常好的支持作用,这是一个有力量的事情。

第二个您讲到困境和迷茫是因为没有信念,我的理解当中,信念这个东西不是你叫我信什么我就信什么的,它有一个寻找过程的东西。您刚刚讲到的儒家信念,其实是有很多是价值观的东西,治国平天下的责任感,要把自己先修成君子,然后去服务社会这种责任感。

一个人的发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和外界对你有哪些道德上的召唤,崇尚什么样的道德,是结合在一起慢慢塑造了你的信念,就是这样一个过程。肯定不是别人给你,你就会接受的。

我是30岁才到美国的,在中国的时候,我也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人。看上去别人会觉得我过得很主流,但我还是经常问自己,在这个社会里面,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社会的人,同时成为我自己。这里面有很多的信念,就像我知道从高中的时候,我就喜欢环保公益,觉得除了为自己谋利之外,如果有能力,应该做一些有利于别人的事情。

这其实就是我的信念,但这个过程并不是别人教我的,我会觉得是出于我自己的认知,觉得做这样的事情我开心,所以我愿意去做,而且我也有能力去做,慢慢塑造了我的信念。我们在心理学里面有一句话nature and nurture(先天与后天)”就是说你永远是你自己个人的特质,基因和环境的综合作用。

摄图网_401721558_wx_劳动节水彩劳动者画简笔画(企业商用).jpg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是的。刚才提到的两个点,基因与环境,非常的赞同。人有DNA的部分,还有一部分是被后天环境影响的部分,包括教育。回到您的主攻方向,就是家庭教育在这方面,您可否分享一下在家庭教育方面的观点?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我对这个领域感兴趣,除了我的人生阶段,还有我觉得很担忧,我想要去支持这些父母。尽管我觉得现在挑战很大,要求很多,但我们不是那么悲催,没有自由,我们是可以选择的。就是说可以有自己的节奏,不管在哪里。不管是在北上广压力非常大的父母圈里,还是美国貌似相对轻松的环境,其实在硅谷也一样,大家都觉得压力很大。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无论在国内国外,都要考虑经济问题,除此之外,一个孩子其实带来的是个人成长的方方面面,不光是经济方面,父母在成为父母的时候,自己也是新的父母,他没有做父母的经验,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因此就会有很多类型的父母,对人格塑造造成的影响,严厉的家长,可能会培养出不真实,讨好顺从的孩子,被过度照顾的孩子,会成为后来拒绝长大的巨婴。

摄图网_1615869040.jpg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第一,我们需要清楚设立一个正确的边界,就是足够好的边界。什么叫一个正确的边界?点像我们中国人说的和孩子关系的分寸的拿捏。首先,在一个家庭里面,你和伴侣的关系才是这个家里面最重要的。虽然小宝宝出生的时候,大家专关注点都会放到孩子身上,但永远记住是你和你伴侣结盟,一起来抚养孩子,这才是正道。这样你到后面才不会出现爸爸觉得融不进去,妈妈觉得没人帮忙,一开始就清楚这个关系,一起来抚养孩子,后面会省很多力。

然后在孩子不同的阶段,是越来越往后退的,最后就是那张安全网,当孩子觉得人生要掉下去的时候,不要害怕,还有爸爸妈妈,还有家。

第二个边界是你对孩子的支持,肯定是逐步过渡的过程。一个独立的个体,一开始很弱小,什么都不会,需要示范,需要帮忙;慢慢长大了,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这时候需要帮他去练习应对;到青少年期,开始反叛了,你可能会觉得这个孩子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青少年真是一个怪兽,但事实上青少年的叛逆对于一个人的成年是有意义的,他们需要成长出自己的一些东西,所以它必须以这种比较激烈的方式来体现。

孩子长大成人了,作为父母能够支持的就是告诉他,如果你需要我帮忙,我欢迎你回来,但我觉得你应该自己独立。很多时候妈妈和孩子出现了一种所谓的共生现象,他们的边界太粘稠了,并没有分化出一个健康的边界来。

第三,我觉得爸爸妈妈不需要活得那么累,就像在孩子刚出生的时候,特别是做母亲的觉得怎么做都不够,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温尼克特,他提出一个概念叫足够好的妈妈,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完美,如果一定要求自己做完美,会很沮丧,并没有什么好处。

不完美的父母也是孩子学习的机会,当然不是虐待孩子或者漠视孩子。大多数情况下,你的不完美,事后跟孩子讲,让他/她知道大人也有做的不对的时候,也是凡人。最终希望孩子获得的是什么,评估现有的资源做一个取舍,很多时候没法平衡,只能做一个评估,通过评估有一个放松的心态,做一个足够好的爸妈就可以了。

有研究说,家庭教育在10岁以后,能够起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所以你那么努力,想想其实效果没有太多的,放松一点,就不会那么累了。

摄图网_400132114_wx_亲子教育(企业商用).jpg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对于一些家庭存在的明显问题,你有什么建议吗?比如说妈妈特别强势。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我会觉得其实每个家庭都会有自己的问题,再完美的家庭,再好的家庭都会有自己的问题,有一个明显的不平衡,孩子在妈妈的过度保护下,已经没办法自己去做任何事情了。这种情况下,第一我们需要提高觉察,就是说要让在这个系统里面的人认识到我需要改变,或者说我们的系统需要改变,而不要只把目标盯在孩子身上,每个人既然是一个系统,每一个作用点都是有一定责任的。

第二,当我们能够做一些改变,目标是朝好的方向发展,然后是一些能力提升,包括沟通能力、需求表达和家庭成员之间的合作,有时候是协商谈判。

对孩子支持的合适的边界,有很多质量细节,根据不同的需求,去训练不同的能力。使用这些技能的时候,你会发现书上每一种治疗都有很多方法,但是对家庭来说,起作用的可能是其中的几种。不放弃希望,但要行动,尝试,练习。

在调整家庭系统的过程当中,不断要回到我们个人信念,家庭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愿望是什么,需要被提出来,这些引导系统像前进的指明灯一样。一个家庭想要去改变的时候,要有一个方向感。

有一种情况,有些人从来没有意识到这是我的问题,都是别人的问题。陷入这种僵局的时候,作为其中一份子,会有深深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我作为咨询师,能感觉到虽然不是我的家庭,但能够感觉到陷入僵局了。

这时我会对各级做我能做的,我会对其中的个体说,你只能为你自己的选择和你自己的生活负责,你没办法替孩子或替你的伴侣负责。你必须得接纳,可能永远不能变成你想要有的家庭,但如果你还想要家庭的话,你怎样接纳?

接纳不是认命了,其实这个家庭还会有它的一些优点,特别是对于孩子,孩子没有朝你想要去的方向发展,但如果你能够接纳他全部,你会看到他身上还有很多隐藏技能,对原来非常不满意的评估就改变了,评价改变,生活质量也提高了。

摄图网_1615868298.jpg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如果任何帮助觉察的方法和道理都不起作用时,你会怎么办?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那时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倾听带着好奇去听,去问,如果你真的触到了对方的感受,对方会感觉很好的,这是一种被听到了,痒痒被挠到的感觉。真的关心,听到对方是一个支持,如果他感受到了你的支持和智慧,来问你,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能怎么做?你可以跟他分享你的感受,甚至有时候你也可以不分享。对方把自己开放给你了,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情感共识的过程,每一个人只要你关心他/她都可以做到的。不去评判,不去怪责,就是一种悲悯。

我在临床上碰到更多状况是无法原谅,我会跟我的来访者说你不需要去原谅谁。重要的是如果你因为这个事情受到困扰,觉得痛苦,你其实是被勾住的,被这件事情一直勾在那里。从高处把自己放下来,不需要成为一个圣人,去原谅谁,就算对方很希望你原谅,如果你不想原谅,你可以不原谅。但是对于你来说,如果你不想痛苦,你需要把自己的勾子拿掉。

如果你选择不想忘记这个事情,愿意在钩子上面,我也尊重你的选择,你只要知道你是被架在钩子上。不下来意味着老是要重复去想那些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会陷入到痛苦里面,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我们会评估你有没有什么想要改变的?如果你不想改变,你也知道你面临的这些痛苦。

可能有人会说,我就是要痛苦,我要让这个痛苦存在惩罚对方,让他/她产生自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我同样做到不评判。我不评判,不会说你这个理由多傻。每件事都有自己的意义,无论是一个简单的轻松人生,还是一个沉重的但让人觉得更能提醒自己活过的人生,其实都有非常正当的理由。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尊重来访者自己的选择。针对原生家庭的伤害,这两年听的比较多,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1615800756426684.png 晓橙:这里面涉及到心理学上有个词叫创伤,因个人而异。对于创伤反应,碰到这种情况就会把自己关起来,这种影响就很大,需要去疗愈这个创伤。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你我在谈原生家庭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一个成人了,现在的你当然会受到过去的影响,但要知道现在你不是六七岁、无力、弱小的孩子,成年人有足够大的能量去塑造自己的小环境,做出选择。即使过去经历过很多事情,现在还是可以用周围的资源给自己一个更好的未来的。

不是说不接纳创伤,疗愈的目的是为了让现在的我能有一个更好的生活,将来的我能够过得更好。

1615800805660077.png 元年:是的,我一个朋友说过这句话,她妈妈的人格类型对她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她说,现在自己常常提醒自己避免成为她妈妈那样的妈妈,不能那样对待自己的孩子。觉察就要用行动去改变。相信本次对话能帮到很多的朋友,感谢晓橙带给我们的这样一个有意义有质量的内容

如果有话想要交流,欢迎加入我们的探索自我的公益课微信群
WX20210316-143849@2x.png

孙行者微信二维码副本.gif

1次打赏
4.9
已有 人评价
易读性 优秀
专业性 优秀
实用性 卓越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